專輯

 

澳門細蟻 (Leptanilla macauensis) 研究:蟻后

 

翱鵰與征雲

20181010日(初版)
20181101日(第二版,增訂:澳門麥羅甲螨)
20181111日(第三版, 英文部分:第二版)
20181120日(第三版,增訂:悼念黑熊朋友BOBO輓幅)

 



 
 ● 本室製作的澳門細蟻蟻后的模型及有關展示海報

 

悼念二嚨喉公園黑熊朋友BOBO辭世

延陵科學綜合室格物研究組 致意

二零一八年十 一月廿日
 


序言

 ● 伴隨著我們幾代澳門人成長的回憶: "天主聖名之城至忠至貞(Cidade do Nome de Deus de Macau, Não há outra mais leal.)"的前澳門市政廳旗

       一個原始的蟻族, 默然在澳門的土地中繁衍了幾億年, 與澳門憂戚與共, 山水有情潤物無聲, 不該絕的物種也不會滅絕, 雖然我們對澳門細蟻的生態解密已經逐漸明確, 但也明白不能透露太多關係牠們存亡的生態情報, 本專題更不是鼓勵更多人對牠們進行干擾, 同時也敬告讀者: 你們即使守株待兔也難成願, 用溫氏袋(文氏袋)活活地淹死她的子民: 工蟻, 也不會透露蟻后之所在, 那又何苦呢?

       如果澳門細蟻因為人類的過分關注而消失, 我們寧願牠從不被發現, 既然被發現了, 應珍視牠們也是澳門的一分子, 不能以牠們作為投桃報李的階梯。我們的課題研究涉及的交通開支及器材增添或報銷事項, 不接受或要求其他任何學術機構的技術支援, 更沒有受惠於任何人士直接或間接的基金資助, 因為這些研究開支亦不過是少少的金額,也犯不著要求甚麼撥款, 卻需要源自熱忱的驅動去戰勝艱辛與失望, 以及孜孜不倦的學習態度。我們不希望因利之所誘而把本屬我們澳門的學術憑證標本, 拿去討別人作冠名之條件而一次又一次地"流落外地"。 如果沒能力研究應該加倍戮力, 寧可把物種留在原處。散失自己城市學術憑證的行為, 在他人眼中怎不也看出是甚麼是城市之光, 實際上是當地之恥才對! 我們研究澳門細蟻是完全基於對牠的關懷以及表達對澳門 - 孕育我們成長母親地域的敬意! 

     本專輯多有涉及新種甚至是有關新種初次發現之科學資訊, 基於我們研究組的學術水平有限, 如有玭誤, 請不吝指正


 qa.ngensis@gmail.com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

 

 英 文 版      

 
 ●  澳門細蟻蟻后的自然狀態

前言: 蟻科中屬於細蟻亞科的成員, 雖然是蟻科中最小型的族群, 親緣與體型大一型的猛蟻亞科(Ponerinae)比較接近, 至今為止全世界已知近40種, 分布於非洲熱帶區澳亞區印支區和古北界生態區。 全為地下穴棲蟻類, 行蹤極為神秘, 一般不易在地上活動, 故此不少新種的發現是基於為數不多的工蟻標本, 即使種的地位已經被確立, 由於無法追溯蟻穴的位置, 故此對於蟻群中的其他成員是一無所知的。以近年來在東南亞地區發現的兩種細蟻: 一是產於新加坡的地龍細蟻(Leptanilla hypodracos Guénard et al., 2016), 其依據兩個工蟻標本, 而且其中一個卻是不完整的; 另一種在澳門發現的澳門細蟻( Leptanilla macauensis Guénard et al., 2018)則根據5個工蟻標本, 新種的確定是基於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助理教授管納德博士(Dr. Benoit Guénard)的研究。

澳門延陵科學綜合室(本室)的發源之地, 研究澳門本是應有之義, 我們從不計較付出之事, 更不曾有投桃報李的痴心妄想。本室的格物研究自2007年完成對澳門蕨類植物的普查, 編訂《香港及澳門蕨類植物名錄 Index Pteridoflora hongkongense et macaoense》和2011年又對澳門全境(治時代的地理界線)進行地質勘查, 譜成《澳門地質志》 之後,  間歇性進行物種探索, 直至最近在青洲山山區發現了澳門細蟻的蟻后, 這對完善本種的描述無疑是有裨益的, 故此我們決定盡點綿力, 使科學上澳門細蟻的描述更為完善, 此乃筆者之願也!

關鍵詞:  澳門細蟻( Leptanilla macauensis Guénard et al., 2018)、蟻后(queen caste)、地龍細蟻(筆者按種加名直譯, 當地最新資料譯作 "地下小龍蟻" Leptanilla hypodracos Guénard et al., 2016)、澳門青洲山(Colina de Ilha Verde, Macau)、管納德博士(Dr. Benoit Guénard)。

細蟻在澳門被發現的意義: 細蟻是蟻科成員中最為原始的族群, 主要分布在熱帶和亞熱帶地區。一般認為是起源於侏羅紀末期至白堊紀早期, 和始祖鳥繁盛期接近, 由於細蟻的原始性研究的結果,使得蟻科的自然歷史淵源性推前了近4000萬, 也就是說, 現代螞蟻是細蟻的進化版。澳門作為彈丸之地出現如此原始的物種, 對澳門的自然歷史的評估絕對是有價值的。至今為止, 香港祗有一個疑似日本細蟻的紀錄之外, 已經再未有細蟻的發現。

細蟻的採集: 由於細蟻極難被發現, 但根據細蟻巢在地下, 而且以地蜈蚣(geophilomorph)為食(Masuko, 1990), 一般在有地蜈蚣出現的原始次生林中採集地表的落葉和地下淺層土壤; 所用的採集方法有如下三種, 即(1) 溫格勒萃取法(Wrinkle extractor Method), 在生境區盲目地採集土壤樣本, 放入網袋中, 把網袋套進一個密緻而透氣的燈籠狀袋中, 該袋下方接有一個可接上收集器的連接環, 上方有袋口, 套入網袋之後把兩袋的索繩匯集在一起, 把籠索封, 懸吊在一角落中, 把盛新鮮水(可加少量乙醇作殺菌)的收集器按上籠袋下方, 裝置便完全。設立時間的長短視乎要採集的物種不同而異, 細蟻耗時7~15天不等, 此法雖然較被動, 但仍不失是個辦法。(2)誘捕法, 此法在澳門細蟻的研究中暫時成效不大。(3)最主動但又最沒成功機會的手捕法, 針對細蟻的僅有的可觀性, 利用肉眼篩選掘起的土壞, 此法呈笨拙, 但澳門細蟻的蟻后就是這樣被發現了。


 ●  攀爬在滑面上的蟻后

蟻后的習性:  蟻后是蟻穴中有生殖能力的雌性, (分雌雄交配和孤雌生殖形式), 是承繁衍後代的責任的成員, 也可稱為一蟻群之主, 地位的超然性是很明顯的。雖然如此, 擇后的主權卻取決於工蟻的意志, 我們仍不知道澳門細蟻的后制(單后/多后制)情況 細蟻是兇猛的肉食性昆蟲, 資料表示: 多以地蜈蚣為主食,  但一些細蟻品種的蟻后其食物就是其幼蟲;由於幼蟲第四腹節上具有專門的導管器官供蟻后可以從中吸食幼蟲的血淋巴(haemolymph)維生, 進食之後幼蟲祗留下完好的外體表[4]

分類位置:

昆蟲綱 Class: Insecta
 有翅亞綱 Subclass: Pterygota
  ●內翅總目 Superorder: Endopterygota
   ●膜翅目 Order: Hymenoptera
    ●蟻  科  Family: Formicidae
     ●細蟻亞科 Subfamily: Leptanillinae
      ●細蟻族  Tribe: Leptanillini
      澳門細蟻 Leptanilla macauensis Guénard et al., 2018

工蟻(左:據不完整標本)及蟻后(右)之線描簡圖
蟻后的憑證標本

工蟻(左): 根據格物研究組收集的一隻不完整的地模標本(Topotyrus / Topotype)推算, 體長約1.2毫米。更多有關工蟻的描述有待收集足夠標本, 會作增訂及更新, 參閱有外部連結的有關論文 (本專輯主要討論蟻后)

標本保存地點: 香港大學 (正模式標本)

 

蟻后(右及照片):  標本編號: NGIN-731154, 雌型模式標本(Gynetyrus / Gynetype), 新后, 採集地點、地理坐標、採集的氣候狀況及採集日期: 青洲山 , (ca.22°12'43"N, ca.113°32'17"E), 晴, 27°C, 06 X 2018, 保存狀態: 在飼蟻管中自然死亡, 以>80%乙醇-甘油緩衝混合水溶液, 採集方式: 現場土壤篩選法

雌型模式標本保存地點: 延陵科學綜合室(自然歷史部分)

 

總覽圖解:

澳門細蟻蟻后(Leptanilla macauensis Guénard et al., 2018)的身體各部分名稱:

Ac:觸角棒(Antennal club), Ap: 酸孔(Acidopore), Cly: 頭楯(Clypeus), Co: 髖部(Coxa), Fe: 股節(Femur), Es: 眼點(Eyespot), Fl: 鞭節(Flagellum), Ga: 腹部(Gaster), Ma:下顎(Mandible), Oc: 枕部(Occiput), Pet: 腹柄(Petiole), Pro:前胸板(Pronotum), Prop:胸腹節(Propodeum), Py: 尾板(Pygidium), Sc: 觸角柄(Scape), Scut:中胸板(Scutellum), Se: 腹板(Stemite), T: 脛節(Tibia), Tc: 跗爪(Tarsal claw), Te: 腹甲(Tergite); Ts: 跗趾(Tarsus)

I. 背面觀; II. 側面觀, III. 腹面觀

● 蟻后身體各部分的形態及大小

測量數據: ( 沒指明數據或以 "l=" 表示長度,  "w=" 表示寬度,  "h=" 表示高度, "d=" 表示直徑 )  

I. 頭部(Head):

觸角: Sc:0.15mm, Fl: 0.36mm, Ac:0.15mm,  頭:(l=0.51mm, w=0.28mm, h=0.21mm),  Ma: (l=0.18mm,w=0.05mm); Es: d=0.02(0.017)mm, 頸(w=0.09mm)


II. 胸部及腹柄(Mesosoma & Petiole):

前肢: Co: 0.13mm, Fe:0.18mm, Ts: 0.22mm, Ts: ca.0.08mm, 胸部全長: 0.78mm: Pro: (L=0.22mm, h=0.25mm), Scut: (l=0.25mm, h=0.24mm) Prop: (l=0.20mm; h=0.19mm), Pet: (l=0.07mm, w= ca. 0.04mm)


III. 腹部(Gaster):

 TL=1.1mm, h(最大值)=0.40mm, Se IV: h=0.38, Se V: (h=0.35mm), Se VI: (h=0.31mm),  Se VII:( h=0.25mm) Ap: (w=0.06mm)

全長: 2.1mm; 觸角連柄節長: 0.6mm, 觸角分12節; 頭長: 0.4mm; 頭寬: 0.2mm; 胸(D): 0.6mm;  腹長(G): 1.1mm活體呈紅褐色, 肉眼明顯可辯, 外觀呈長線形, 頭扁, 有明顯的眼點(Es)(工蟻無眼), 和一般蟻類外形差異很大, 蟻后比工蟻大1倍以上, 頭楯(Cly)比工蟻寬, 自胸部下方至腹部的外形跟工蟻有很大的差異; 尤甚是表現在下部, 有明顯前胸背板、中胸側板和後胸側板的分化。工蟻有兩節腹柄(petiole), 但蟻后祗有一節(沒有前腹柄 postpetiole), 腹部膨大, 長度相當工蟻的體長, 在泥土中運動時速度較緩慢, 放入滑面中因六肢的附著力不足而下墮, 被發現時獨自在地下約10厘米的土壤之下


其他品種的蟻后:

 

● (左) 瑞氏細蟻(Leptanilla revelierii. Emery, 1870)的新后[3]
● (右)日本細蟻(Leptanilla japonica Baroni Urbani, 1977)蟻后吸食自己幼蟲的血淋巴[4]


參考文獻:

[1] Leong CM, S Yamane, & B Guénard. Lost in the city: discovery of the rare ant genus Leptanilla (Hymenoptera: Formicidae) in Macau with description of Leptanilla macauensis sp. nov., Asian Myrmecology 10: e010001. PDF.

[2] Wong M, & B Guénard. Leptanilla hypodracos, a new species of the cryptic ant genus Leptanilla (Hymenoptera: Formicidae) from Singapore, with new distribution data and an updated key to Oriental Leptanilla species. Zookeys 551: 129–144. PDF

[3] López, F.; Martínez, M. D.; Barandica, J. M. 1994. Four new species of the genus Leptanilla (Hymenoptera: Formicidae) from Spain - relationships to other species and ecological issues. Sociobiology 24: 179-212 PDF

[4] K. Masuko, Larval Hemolymph Feeding in the Ant Leptanilla japonica by Use of a Specialized Duct Organ, the "Larval Hemolymph Tap" (Hymenoptera: Formicidae), Behavioral Ecology and Sociobiology, Vol. 24, No. 2 (1989), pp. 127-132



青洲山腳下的犬朋仨  (2011年澳門前第三紀時代地質勘察計劃,  (Projectode Investigação Geológico de pré-Quaternário de Macau 2011)

細蟻的芳鄰

      青洲山土壤的微生態環境很複雜, 除了採集到行跡詭異的細蟻外, 還有較稀有的雙尾目(Diplura)昆蟲以及多種蟻科成員、球馬陸、地馬陸、鼠婦類、蚯蚓和多種蜘蛛, 以及大量的螨類, 按初步估計約十種以上, 但基於文獻的不足和鑑定的困難, 可以分辯的品種祗僅過半而矣, 其中包括最近學刊公布的新品種共兩種, 現僅以下3種是比較易見的螨類:

 

(I) 捲翼甲蟎

分類位置:

蛛形綱 Class: Arachnida
 ● 蜱蟎亞綱 Subclass: Acari 
  ● 蟎形總目 Superorder: Acariformes
    ● 疥蟎目 Order: Sarcoptiformes
      ● 捲翼甲蟎科 Family: Scheloribatidae
        ●  捲翼甲蟎 Scheloribates praeincisus (Berlese), 1910


● A. 顯微鏡載玻片標本及解剖顯微鏡標本影像 B.背面; C. 腹面

憑證標本: NAA-13-XXX030, NAA-13-XXX030(2)-(16), 原始鑑定標籤: 單翼甲蟎 (Xylobates sp.), 採集日期: 青洲山, V 2018, 16 VI 2018, 22 VIII 2018, 06 X 2018, 光學顯微鏡標本 / 以>80%乙醇-甘油緩衝混合水溶液, 採集方式: 氏袋萃取收集法

平均體長650微米(標本:460微米 X 255微米, 頭長: 20微米, 翼長:120微米), 呈深赤褐色, 青洲山在夏季中豐度最高的螨類, 由於分布廣泛, 採集很容易, 我們曾認為單翼甲蟎 (Xylobates sp.), 更有人把它認作新種的澳門麥羅甲蟎 (Meristolohmannia macaoensis Ermilov, 2018)。


(II) 青洲翹翼甲螨 [5] (豬八戒*)

分類位置:

疥蟎目 Order: Sarcoptiformes
  大翼蟎甲科 Family: Galumnidae
  翹翼甲蟎科 Family: Dimiodiogalumna
   ● 青洲翹翼甲螨 Dimiodiogalumna ilhaverdeensis Ermilov, 2018

正模式標本保存地點: 國立臺灣大學, 副模式標本:  6個標本保存於俄羅斯秋明國立大學動物學博物館(TSUMZ: Tyumen State University Museum of Zoology, Tyumen, Russia), 2個標本保存於德國森根堡自然博物館 (SMNH: Senckenberg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Germany)


● 顯微鏡載玻片標本影像 (左).背面; (中). 腹面及(右): 雌性

標本編號:
NAA-13-XXX045, 原始鑑定標籤: "單翼甲螨(示翅)",  含2 雌性和 1 雄性, 地模式標本(TOPOTYPE),  採集地點、採集的氣候狀況及採集日期: 青洲山山頂 ,  多雲間中有陽光, 32°C, 22 VIII 2018, 光學顯微鏡標本, 採集方式: 氏袋萃取收集法
NAA-13-XXX045(2), 原始鑑定標籤: "豬八戒", 4完整個體,  晴, 27°C, 06 X 2018, 保存狀態: 以>80%乙醇-甘油緩衝混合水溶液, 採集方式: 氏袋萃取收集法

辭 源:  種加名是根據採集地的總域名稱青洲(Ilha Verde), 其中已經包含新種的模式產地青洲山(Colina de Ilha Verde)。

體長 300~350 微米之間 (標本:340微米 X 280微米, 頭長: 20微米, 翼長:78微米), 體呈深褐色, 有光滑的甲殼, 棲於泥 土中。


(III) 澳門麥羅甲螨 [5]

分類位置:

疥蟎目 Order: Sarcoptiformes
  羅甲蟎科 Family: Lohmanniidae
  ● 澳門麥羅甲蟎 Meristolohmannia macaoensis Ermilov, 2018

正模式標本保存地點: 國立臺灣大學, 副模式標本: 2個標本保存於俄羅斯秋明國立大學動物學博物館(TSUMZ: Tyumen State University Museum of Zoology, Tyumen, Russia)

 
● 澳門麥羅甲蟎 (Meristolohmannia macaoensis Ermilov, 2018)背刺的排列模式

憑證標本: NAA-13-XXX028, NAA-13-XXX028(2)-(9), 原始鑑定標籤: "cf.澳螨", 地模式標本(TOPOTYPE), 10個亞成體, 採集地點、採集的氣候狀況及採集日期: 青洲山, V 2018, 16 VI 2018, 22 VIII 2018, 06 X 2018, 光學顯微鏡標本 / 以>80%乙醇-甘油緩衝混合水溶液, 採集方式: 氏袋萃取收集法


● A. 顯微鏡載玻片標本及解剖顯微鏡標本影像 B.背面; C. 腹面

平均體長550微米(標本: 520~540微米 X 260~280微米), 呈灰黃色, 外型隨成熟程度而略有不同, 以至其結構特徵跟原始文獻的成體略有不同,  祗是頭部的部分特徵有點不明暸, 其他特徵相似度>90%, 因為最初未能貿然認定, 以"近似種"表述之。但近期重新審核標本, 且以羅甲螨科的其他品種作參照, 認為這祗是未成體的緣故, 而且原始文獻的模式圖亦有可能未能完全表現之故, 除此之外, 一般特徵基本一致。

(I) ~ (III)3物種的所有標本保存地點: 延陵科學綜合室(自然歷史部分)


參考原始論文:

[5]  Ermilov et al., (2018) Additions to the knowledge of oribatid mites of the family Lohmanniidae (Acari: Oribatida) in China, Systematic and Applied Acarology, 23(7), 1278-1289.
[6]  Ermilov et al., (2018) Taxonomic data on two species of oribatid mites of the family Galumnidae (Acari, Oribatida), with additions to the fauna of China, Systematic & Applied Acarology 23(9): 1766–1781

* 格物研究組成員稱為"豬八戒"的物種就是青洲翹翼甲螨(Dimiodiogalumna ilhaverdeensis Ermilov, 2018)


相關昆蟲專題

 
 
● 為研究澳門細蟻蟻后特製的模型以及研究蟻類的工具和部分活飼品種

乞丐蝴蝶[Halpe paupera] (2004年)
珀酣弄蝶是雌雄同型種類 (2004年)
紅火蟻在香港擴散 (2005年)


後記~青洲煙雨

 

  格物研究非單純自然歷史, 同時亦針對澳門人文化進行仔細考究
   [左] 澳門東亞大學紀念木盾, [中上] 1960年代治安警察局警察帽徽;
   [中] 青洲山紀念郵卡/1943年澳葡當局文件; [右上] 1974年嘉樂庇總督大橋落成紀念章
   [右下] 發現澳門細蟻蟻后所用的工具

  澳葡政府自20世紀初一直把青洲山列為軍事禁區, 居民出入均需要禁區紙, 而且督多由軍人擔任
   [左上] 葡萄牙國家功績勳章(Komandor/指揮官級)綬帶勳章; [中上] 軍鎏金禮服鈕扣(陸軍雙炮徽)、雙鎗形領章、雙劍形帽章
   [左下] 澳葡司警章、陸軍步兵部隊士官佩章、1971年手球運動紀念章
   [中] 嘉樂庇總督親筆簽名相一幀丶軍隊繡金線襟將官用徽飾 (通訊部隊)、市政廳徽飾立針、1998年韋奇立總督邀請卡
   [背景]《澳門工商年鑑》1960年澳門全圖

 ● 由1935年使用的澳門盾徽(Brasão de armas de Macau): 盾徽頂上置有壁形金冠,左上有五個藍色的小盾牌,飾有五個白色圓形,小盾排成十字,右上部有金龍及下部繪有海水波紋,並以渾天儀作底。瓷器為澳葡政府五十年代瓷器屬衛生司部門(S.S) Serviços de Saúde, SS,柔合式繪圖風格。

       據《香山縣志》記載:青洲山,在澳門北二里許,前山寨南四里,城東南一百二十里,一望菁葱,週遭皆水,如金山然。清代澳門海防軍民同知印光任有詩《濠鏡十景》, 內有《青洲煙雨》詩云:海天多氣象,煙雨得青洲。蓊鬱冬疑夏,蒼涼春亦秋;鐘聲沉斷岸,帆影亂浮鷗。景此瀟湘勝,何人遠倚樓。過去青洲風景佳美,葡萄牙文 Ilha Verde 及 Colina da Ilha Verde,即意思為綠色的島嶼。

       公元1582年明神宗萬曆十年,兩廣總督在廣東肇慶召見澳葡兵頭丶大法官及主教,譴責葡萄牙侵犯了澳門主權,若不悔改必予驅逐出境,1604年萬曆卅二年,耶穌會聖保祿修院院長賈華孥(Valentino Carvalho)與天主教東方巡教總監范禮安(Valignano)未獲朝准許來居青洲島上,並在島上築起教堂,1606年軍至島盡毀教堂,造成華夷衝突,經調停後人立碑聲明青洲島大明國領土,才能平息風波。在葡萄牙人在澳門殖民史上,有所謂「遠佔三島」之說,三島即是氹仔路環青洲澳門史上青洲成了引發紛爭的歷史場地!青洲葡萄牙人有著密切的關係,耶穌會傳教士在明清日本完成傳教後,皆以青洲修院為休息與靜修之地。
1828年清道光八年葡萄牙三巴仔聖保祿修院院長柏佈渣(Rodrigues Pereira da Borja)購下青洲土地,至1889年修院租出部分地方予英國人,並設立青洲士敏土廠。直至民國十六年(1925年)青洲水泥廠遷往香港才結束

  青洲山頂的血桐[ Macaranga tanarius (L.) Müll.Arg., 1866 ]估計有100年樹齡, 是澳門唯一的本種植株, 可說是飽歷滄桑

       1890年清光緒十六年,澳葡總督佈渣(Custódio Miguel de Borja)填土築海堤連接澳門蓮峰廟一帶,使之與半島連成一體。其後人陸續在青洲山麓四處填海造地,並於1865年清同治四年在青洲山築起青洲炮台,與望廈炮台成犄角之勢!青洲山因為靠近邊境位置,成為人軍事防線,故在澳葡時代長期屬軍事禁區,山上植被受人類干預較少,現今青洲山上戰壕哨崗及暗台等遺跡至今仍然存在!

 ● 由1960~1980年代青洲在地貌上變化情況, 但山體的自然植披依然變化不大
左起:
澳門工商年鑑》(1960); 中: 六十年代的澳門旅遊地圖; 右: 《澳門日報
》刊附(1988)

       自1980年代中期,本室成立前的五年已開始在東望洋山松山進行勘察,也是自然科學的啓蒙時期,當年東望洋炮台附近的斜坡蝶舞翩飛,一個暑假期間已紀錄了10多種蝴蝶種類。沿三十三彎曲的跑步徑蕨類植物已有7至8種之多,澳葡時代的澳門自然科學基本上沒有任何發展,澳門人善長文化藝術,二十世紀中葉因抗戰避難的文人大不乏人,高劍父高奇峰關山月聚藝於普濟禪院,以至進入八丶九十年代梁披雲林近譚智生等等...藝海生華,各自精彩!然而回過頭來自然科學研究卻停滯在原地,以香港作對比澳門整體面積相對較細小,物且種表面上也比較單一,澳門的生物多樣性,就這個問題本室一直作長期研究。

 格物研究組2018年第二季進行勘正澳門細蟻研究


       2011年我們選擇了青洲進行研究,青洲現存中只有青洲山有學術研究價值,海拔約54.5米,是澳門半島內第六高小山崗。自澳葡時代進入填海造地,青洲已經消失了當年的美景,在文史工作的角度上,青洲山上的廢堂遺址,是非常值得研究,在保育上更是刻不容緩。在自然科學上青洲山頭是值心細心研究,並議定研究安排,第一階段是地質勘探,第二階段是山上的自然動植的紀錄調查,第三階段是周邊環境與現存植被的未來情況,因為青洲山上的古樹名木是十分需要保育。是澳門半島中的東望洋 山西望洋山蓮花山外第四個山頭。前三座山本室已有一定數據,青洲山除了地質之外卻未完成研究!2018年從學術文獻中得悉澳門一新物種∼澳門細蟻詳閱論文描述之後,知道是由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助理教授管納德博士(Dr Guénard)領導的「昆蟲生物多樣性與生物地理學實驗室」研究團隊進行研究並定名。因為同格式論文於2016年發表在新加坡發現新種的地龍細蟻(Leptanilla hypodracos Guénard et al., 2016)和2017年在香港龍虎山發現的洋紫荊細腰家蟻(Paratopula bauhinia Guénard et al., 2016)。除學術論文出現之後,有關本的媒體亦有提及,本來希望能了解更多澳門細蟻的資料,媒體資訊不看也好,越看越覺得一榻糊塗!在嚴謹的學術原則上,由發現至研究並發表論文,還有後續發展,其生態及各項研究等等,皆沒有合理的答案!細蟻是一種原始蟻類,在本出現實在是個很好的課題,是十分難得的事情,這個課題不能指望他人,亦沒有他人能指望的,必須身體力行去解開謎團。
公民科學研究一直是自然科學中最有價值與效率的方式,研究計劃由2018年春夏至秋天止,歷時半年時間,歸納與總結後發表,雖然本室的研究也十分拙劣及不足,澳門細蟻的研究還需進一步的了解同分析各種參數,才能找到更可靠的資訊,譜寫出全生態研究,核心目標達到保育細蟻及整個青洲山區域的生物多樣性。


附錄 I: 圖解現今澳門~蟻民細少,還復何言?

(左) 青洲居民在山腳下設立的"貓餐廳", 免費招待流客: 雖有美食庭前送, 弱勢哪敢進雷池?
● (中) 海一居事件」苦主的寃屈何處送?
● (右) 青洲山進山口的建立打破了細蟻長久的寧靜, 是福? 是禍? 可嘆同時也衍生算機關的人, 心思太多!

       我們研究螞蟻, 首先要學習牠們的合群、同心同德的無私習性和智慧 。澳門細蟻的蟻后和雄蟻經過偉大的生命繁延歷程之後, 雄性默然死去了, 直至現在也沒有人知道牠死在那裡,  當我們理解到腹大便便的蟻后在泥土中辛勤地尋覓未來新生命安居的毅力時, 也覺得工蟻根本沒有計較個人主義的資格!  如果我們連這樣都學不好, 即使更有成就, 絕不是蟻類社會以至人類社會之福氣!  


 相關主題: 延陵動物志(昆蟲綱) FAUNA NGIANA (INSECTA)



本網頁中所有圖片及文本受延陵科學綜合室版權保障
All images and text on this pag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 Acta Scientrium Ng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