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



 


前言:二零零五年一月廿八日星期五, 在濛濛細雨的天色陪同下, 我們趕至天水圍香港濕地公園附近收集蟻類樣本後, 立即返回本室, 透過很有限的參考資料輔助, 利用低倍顯微鏡分析, 便可快速把它的身份鑑定出來 ~ 入侵紅火蟻 (紅火蟻, Solenopsis invicta), 且意識到蟻患可能己在香港蔓延。在獲得鑑定結果的同時, 我們亦不禁火上心頭: 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在是次事件中嚴重失職, 她對於這個惡名昭彰的品種在的行蹟一無所知, 若不是紅火蟻災害在廣東省禍起蕭牆, 相信我們至今仍被蒙在鼓裡; 其次,  事件在香港出現後, 她僅懂把鑑定的工作假手於外地, 整天在等待別人鑑定結果的同時, 似乎祗懂盲目地殲滅新發現的"懷疑紅火蟻"的蟻巢, 漁護署畢竟沒這個判斷的膽量, 但是在進退兩疑在心態中採取了仍是正面的處理方式,  但是問題發生時, 市民需要的是快捷的科學的分析結果, 有效而進取的解決方法!

而且, "寧可殺錯, 不可放過" 不是任何科研機構應持的處事態度, 遑論是政府部門了! 我們從鑑別紅火蟻的經驗來看, 漁護署確實令香港人遺憾! 這雖然祗是一個生態上的警戒, 引不了市民的普通關注, 希望當局能汲取此次教訓。


分類位置:

昆蟲綱 Class: Insecta
       有翅亞綱 Subclass: Pterygota
             ●  內翅總目 Superorder: Endopterygota
                  ● 膜翅目 Order: Hymenoptera
                       ● 蟻  科  Family:  Formicidae
                            ● 家蟻亞科 Subfamily:  Myrmicinae
                                 ● 火家蟻族  Tribe: Solenopsidinict
                                       ● 入侵紅火蟻  Solenopsis invicta Buren, 1972

種名辭源: 從中文名稱 "入侵紅火蟻" 己闡明此乃一外來種, 香港以 " 紅火蟻 " 代表此品種。原產於南美洲巴拉那河(Parana)流域, 最初分布於巴西巴拉圭阿根廷的國家, 現入侵至各大洲地區。 火蟻的來由是因為被牠叮咬後有如火灼傷般痛感; 種名拉丁文字 " invicta ", 為英文詞 invincible 同義, 即含有 "無敵的"意思, 可能 1972年發現期間有鑑於其危害性之劇烈而得名, 但一般以英文名稱 Red Imported Fire Ant 的縮名 RIFA作簡稱, 以下用 "RIFA" 代表入侵紅火蟻


(左) 入侵紅火蟻  ( x 10 )
Solenopsis invicta Buren, 1972

(右) 花居單家蟻  ( x 20 )
Monomorium floricola (Jerdon), 1851
        體型明顯較少,  錘頭部分由3節構成, 觸角共分12節;入侵紅火蟻的觸角部分與之顯然不同。 高倍顯微鏡下普遍家蟻頭楯結構不相同, 楯齒也較纖弱。

標本要述: 館藏編號: NGIN-46, 顯微鏡載玻片標本發現於元朗天水圍香港濕地公園外圍, 寄棲於矮小的禾本科植物上,  採集日期: 2005年1月28日

概    述: 廣東省有官員被追問有關輸港農產品植物檢疫速度減慢時透露省內爆發 RIFA 災害潮, 頓時引起漁農業的高度關注, 1月26日漁護署宣佈在元朗天水圍香港濕地公園附近草地發現懷疑 RIFA。其實我們在去年夏季在濕地公園外圍作野外探索時多次接觸類似蟻類, 亦幾次受到襲擊, 初時認為是當局已知的品種, 卻掉以輕心, 但覺受刺後傷口異常疼痛及紅腫,  經多時才漸漸復原。
 RIFA在廣東肄瘧的消息傳出至香港進行一連串的調查且發現疑似種後, 從花農無奈的神情
、新界居民恐慌的思緒以及有關官員困惑的表現使人慨嘆: 香港的漁護部門究竟是幹甚麼的?! 對於一種似是在香港存在多時的害蟲一向毫不知情! 
我們希望她可以作出後知後覺的補牢, 這不失仍是積極之舉!

有鑑於事態的發展, 我們於1月28日特地前往 RIFA 的重災區 - 香港濕地公園外圍視察, 很輕易地採集到樣本, 趕運回本室作顯微鏡分析後初步認定為 RIFA, 意即入侵紅火蟻患己經在香港蔓延。但是可以闡明: RIFA不是一種容易致命的昆蟲,  但是從世界受RIFA 為禍的歷史而觀, 有關當局確實要正視問題。  

本室採集各種不同體型的紅火蟻個體(中圖), 將之製成標本 (左圖) 以備進行顯微鏡分析
(右圖) 乾製標本: 左起 - 雄蟻、兵蟻、工蟻和蟻丘的碎片


毒 性:  RIFA 以針刺叮咬敵人, 同時把一種名為六羥吡啶(Hexahydropyridine,或稱氮雜環己烷 azacyclohexane; Piperidine, 分子式 : C5H11N , 分子量: 85.15 )注入傷口, 它是一種含類鹼性物質, 具有組織壞死及溶血的毒性人被叮咬時十分疼痛, 之後出現紅腫而漸漸形成白色膿泡, 毒性對一般人不會有致死危險, 只是通常會留下疤痕; 但對毒素有過敏反應的人還可能出現呼吸困難、心跳加速的等症狀,同時更可能誘發休克反應, 最嚴重的甚至會死亡

        2004年8月下旬, 本室成員在濕地公園外圍為拍攝一隻停在草莖的蜻蜓時, 在跨過高度約70厘米的禾本科植物後不久, 足部突然感到劇痛, 即時把鞋子脫下察看時見有近十隻體型不很大的蟻叮咬, 當時沒有收集標本作進一步研究, 事後傷口的狀況與紅火蟻的症狀很相似 (出現硬塊及紅腫等), 而且痊癒程度很緩慢, 數月後復原後傷口所留下的疤痕仍清晰可辨 (左圖)。

       2005年1月29日, 本室格物研究成員在勘察紅火蟻丘時,手部有六處被 RIFA 叮咬,  22小時之後的其中一個傷口的狀態如右圖:  傷口內出現白色膿泡, 中間部分的針孔清楚可見。雖然被叮咬的範圍不大, 一般不會對人有危險, 但是可以想像, 若不知情者誤進蟻域而被大群攻擊, 後果則不堪設想。故此, 希望到野外人士對有疑似蟻丘的地方多加留意, 以免受傷, 如不幸被叮, 不要用手搔爪傷口, 可以凍水沖洗或蓋上冰墊, 此舉可減低痛癢; 假若受傷面積範圍較大或是疼痛難耐者, 需立即求醫。

 

(左)入侵紅火蟻 叮咬人類時會伸出藏在腹部下方有毒的螫針(上圖紅箭標所示) (右) 完全螫針的倍放大圖片(右上: 640倍; 右下: 160倍)

 

從 NGIN-46B 標本顯示未完全伸出的螫針


濕地公園蟻樣本的鑑定: 格物研究對 RIFA 認識不多, 而且香港從沒有文獻紀錄,  台灣火蟻資訊網 提供了很有效鑑定檢索方法,  可以按下列步驟確定 RIFA 成蟲的特點:

本室採集的部分紅火蟻 (Solenopsis invicta) 樣本

入侵紅火蟻 (Solenopsis invicta)的蟻丘部分

 1. 中軀與腹錘之間有兩個明顯突起腰節, 形成類似駝峰的外觀 (C) ; 此外, 觸角錘節部份由兩節組成; 而觸角由分十節構成 (F), 有上述特徵者可以認為是火蟻屬品種 (Solenopsis sp.)。

NGIN-46 的顯微鏡照片

2. 具明顯複眼,由數十個小眼構成;體型較大 ( E )

 

3. 明顯頭楯中齒 (即圖A, D右圖為放大, 3號齒為RIFA獨有, 從顯微鏡光學掃描得知, 它與1號及2號齒不在同一平面上);兵蟻亞階級,頭部比例較小,後頭部平順無凹陷 (B);兵蟻亞階級大顎內緣有明顯小齒為 RIFA。而類似種熱帶火蟻 (S. geminata ) 無頭楯中齒;兵蟻亞階級,頭部比例較大,後頭明顯凹陷;兵蟻亞階級大顎內緣小齒退化,數目較少。


入侵紅火蟻的生境

蟻丘受干擾後蜂擁而出的蟻群 (攝於天水圍天影路附近)

 

(左)在天影路中央處花槽外露的蟻丘  (右)天影路近高球場附近地上的隱 蔽性蟻丘


首先發現地的景觀

漁護署封鎖範圍內 RIFA 生息區:  圖中白色旗幟可能為蟻丘的發現地點, 由於所處地區乃封鎖範圍, 市民不能往內看個究竟, 祗能在鐵欄外的行人路上以長鏡頭窺探, 一般認為此是 RIFA在天水圍附近的孕育場所。

"冰封三尺, 非一日之寒", RIFA 在" 非法逗留" 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 政府除了於1月26日在元朗(濕地公園楊屋村)最初被發現外,1月28日分別在上水(雙魚河)和大嶼山(機場範圍)相繼發現可疑蟻蹤, 29日分別在大角咀西九龍的空地中發現。 不難想像, 發現的地區將不斷增加。當局及環保人士除了標榜蜻蜓、蝴蝶、雀鳥等美麗動物的研究之外, 我們是否更是研究另一些樣貌不討好的各種生物呢?! 蝴蝶雖然很吸引, 但是關係香港漁農業界命運的生物, 決不是牠們吧!

後 記: 1月29日我們再到香港濕地公園範圍較遠的天影路近高球場附近的路邊草地察看時發現了十數個大小不一的矮蟻丘, 收集的樣本經鑑定後發現全是 RIFA, 由於看到: RIFA 在香港己是普遍存在, 尤其是新填擴地區及新植區域, 當局被告知香港濕地公園範圍出現蟻患時, 他們僅按報行事, 附近的區段卻毫不理會, 這樣, RIFA蟻患在香港快速蔓延及失控是很自然的事

我們認為: RIFA 不僅在香港落地生根, 而且是根深柢固而矣!

 

二零零五年一月廿九日

 


 相關主題: 延陵動物志(昆蟲綱) FAUNA NGIANA (INSECTA)

上卷: 無翅亞目~ 有翅亞綱 (內翅總目): 直翅目 

中卷: 有翅亞綱 (內翅總目)

下卷: 有翅亞綱 (內翅總目)



本網頁中所有圖片及文本受延陵科學綜合室版權保障
All images and text on this pag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 Acta Scientrium Ng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