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志不可忘記 亦不可原諒

 

 

 

英文版   English version

 

 


   

 

 

前 序   

寇於1945年認降始迄今, 凡五十七年。河山恢復不久, 內亂引干戈, 骨肉相殘, 此乃寇侵之遺症。美蘇於神州之地, 各擁一派而作衡勢, 對峙已越大半世紀矣! 吾國河山雖復, 兄弟卻終日兵戎相戒, 為炎黃子孫者, 何不以為悲?近日見獨勢力倍強, 側身媚日而盲目反共, 斷血緣而永自保, 脫中原而自立, 此舉歪行最終事敗, 雖汗青有載, 獨者仍蹈故轍, 何其愚也!

英烈浴血沙場, 國魂雖有歸處, 其遺物四散海外, 本室有幸拾回鱗角, 此屬幸事! 吾輩應以敬佩之情對待先烈之文物, 不應作娛趣之題 – 歷史永屬歷史, 既不能歪曲; 并不能複製。 祈盼感受抗時期受苦受難之同胞, 以自己的能耐將歷史的教訓警及後代, 會較耗時回復歷史的佈景更有意義。如同老兵所言:抗時中華民族最可貴之處, 乃對寇敢打, 敢抗。延陵科學綜合室藉此向所有維護抗史實的賢者致敬!

wa.jpg (4505 bytes)

延陵科學綜合室會長  2002年9月9日


 

《月夜巡視陣線》

風蕭蕭、夜沉沉 、一輪明月照征人,盡我軍人責,信步陣後巡,曾明有幾何?世事浮雲,弱肉強爭!火融融、炮隆隆,黃埔江岸一片紅!大廈成瓦礫,市作戰場,昔日繁華今何在?公理沉淪,人面狼心!

月愈濃、星愈稀,四周婦哭兒啼,我男兒百戰死,壯士十年歸,人生上壽祗百年,听其自然!為自由,爭生存,滬上塵兵抗強權,踏盡河過草,灑遍英雄淚,又何必氣短情長,寧碎頭顱,還我河山!

                                     第五軍朱耀章營長遺作

一九二九年二月二十日(二十二日朱將軍在上海壯烈殉國)

  
一九三八年五月十六日出版的國生活雜誌揭露軍在南京進行屠殺(館藏編號: NG-039-A-020729)

 

(左)軍官野戰軍帽(館藏編號: NG-011-C-011004 ) (右)中央軍鋼盔(德國製M35型)(館藏編號: NG-021-C-020428 )

抗戰國軍大刀 (鬼子殺手) (館藏編號: NG-037-C-020520)

 

二戰時中國軍官短劍(館藏編號: NG-038-C-02090)

孫中山先生遺著三民主義(延陵博物館藏)


畫報評論  

畫報評論 ( 館藏編號: NG-036-A-020614)

美國 (Baltimore馬里蘭州北部的一個港埠)巴的摩爾

一九四三年十月卅一日 

 數以千百計的屠殺暴行 新一階段日本軍人殘忍的殺戮行為

比蒂.格魯曼  

國際新聞通訊員  

          在鄉村內有鄉民參被強行 活埋 這個男人仍然生存但被推進修理鐵路的大坑之內.---原畫由Dan Content

華盛頓----新一階段日本軍隊以恐怖手段統治其在中國佔領區域,國民政府決定收集有關這些暴行的證據,配合平民在戰後法庭上作証. 這些資料是用於``最後的審判日``記錄並反映日本七年以來侵略行為---在遠方(歐洲)便已開展和記錄有關納粹德國所犯下的罪行,中國人民或許``已受盡巨大的苦痛``就好像波蘭蘇聯捷克奧地利挪威法國比利時荷蘭巴爾幹等國家一樣的苦痛。

  中國大使魏道明最近指出軍在佔領區內的殘酷行為,揭露在一個地方就有最少有500,000中國平民參被軍屠殺,在重慶地區延續100公里鐵路沿線上,這個地區沒有任何人能生存(全都給殺光),每一閒民房和農田工具都被撤退的軍破壞毀滅。 ``中國現在數以百計   `` 大使公告``這些記錄報告都是來自軍在中國佔領區,而且行為使人髮指,我們中國人知道這些暴行都是有組織的和有計劃的,現在我們知道日本人什麼也沒有只有如同畜牲一樣的野性!`` 日本的征服中國的政策明顯是通過三個階段進行的,在1937年的中日戰爭(七七事變)日本軍國主義者     (另一版繼續)  

 這些日本士兵正在活埋中國的平民百姓也同時製造了侵略平民的可怕的事例 這些兇殘的暴行只會激發中國人民的鬥志便堅強地抵抗

日本軍國主義者欲以野獸般的兇殘手段使中國畏服

(續上篇)

 明顯地(日本)施行殘暴的恐怖手段,便是要(中國)人民畏服並接受日本的支配,和不作任何抵抗,因此(日本)軍隊每當佔領一個新的城鎮時,()都會進行強姦、掠奪財物、任意屠殺平民作為(日本士兵的)獎勵。 這種恐怖統治的高峰要說是``南京淫行(南京大屠殺)``已找到一些日本士兵的照片成為揭示暴行的力証,把(佔領地)商人和農民綁住來用作進行剌刀練習,有些(日本)士兵把平民串綁在一起,在他們身上灑上汽油(以汽油燒死)和安排(中國婦女)在一起進行強暴,使對受害者殘廢和被殺來作為日本軍人的娛樂。

南京事件(南京大屠殺)引起極大的抗議,在世界上已造極大的回嚮,與此同時,兇殘和訓練不足的日本士兵再次恢服對中國平民百姓進行屠殺,並稱為``新的命令`` 且要持久加強下去.在那些日子裡有一種普遍的說法,如果日本在侵佔北平時只有損失200人,他們有足夠的軍事力量和客易地佔領整個中國的北方.中國軍隊在上海南京抵抗,繼而杭州漢口(日本) 軍隊並沒有得到更多空間上增援,遠在北方的中國軍隊在農民組成的游擊隊的配合下,有效地抵抗並克制.最終了解到這樣演變成恐怖主義的政策,東京軍首腦命令其軍隊官員最行調查。幾經努力地去才能取得保障(佔領區內)中國平民(人身安全)日本軍方開始作出很多考慮安排一些政府活動來表現他們自己(改善形像)和刻意地宣傳(日本)加強道德操守的活動並証明(日本皇軍)是仁愛的征服者。無論如何這些策略是微不足度並且是太遲了,中國農民都大多是沒受過教育的人,受過教育的中國人都暗自(日本)進行抵抗,而且這股力量不斷增強在(日本)控制區之內。先是由中國北部佔領區起,繼而在其他日本--佔領區,()敵人不斷以武力對付抗力量,以極為恐怖的手段進行。

這是日軍屠殺中國戰俘另人毛骨悚然的情景,屍體雜亂每日都在發生,不論年齡,無論年青的、年老的士兵的平民百姓,都無一倖免  

今天,大使指出,軍在城市或鄉郊已回復從前的殘酷統治政策,大部地區人口減少(按譯者:軍欲肅清抗日力量的逮步行動,使人口下降)()已對征服中國失去信心。在《大公報》發表的兩份最新調查報告最具代表性,(《大公報》)是中國一間具有規模的報館,這些報導是由楊瓊女士(譯音)撰寫,她剛好身在華盛頓作研究工作,雖然在上一個夏季他們只作短暫停留。

這些《大公報》的通訊者(記者)是騎馬通過江蘇省和福建省的區域,這是軍撤退前三個星期的事,她的報吉指出除了使人髮指的破壞外敵人便沒有什麼留下來。``敵人通過這裡時執行他們的新命令(三光政策),人受害者被棄屍荒野,``她摘要地說明她的發現,無論在那裡我都看到堆積著的裸露骨頭,或者是破爛的衣衫包裹著的腿骨(人體殘肢),這是我們騎著馬走過小山頭時所發現,或者是農田的耕地、或者是荒野森林,或者是空置了的民房,大部份都是屬於人類的(殘肢),有一部份是屬於馬的骨頭,我時常在一些水坑旁邊看到一些滿是泥濘的頭蓋骨和肋骨的殘碎。

 

站在刑場上的日本士兵帶著譏笑地在旁觀看,這個中國戰俘在被殺之前,是不會忘記這些聲音和最後目睹的一切

揭發日軍的殘酷

``在市區和郊外所發現的屍體是屬於我們平民百姓的,是日軍用火燒死他們和嚴重燒傷``楊瓊女士並且敘述為何日軍要肯定中國百姓就說能逃過日本屠殺也會因飢餓生病死亡,``軍會用毒藥毒殺在牛隻、豬隻,和殺盡他們所見到的所有牲畜``她說.``難民要找一些沒有污染(沒有放下毒藥)的水源都要在烈日下翻山越嶺,另外軍也會把他們不能帶走的穀物燒毀,《大公報》的報導就在一個城鎮,便有數以千百的穀物糧倉被燒毀,同時另一個地方``軍亦燒毀80000擔穀物``  

       

雙手合拾的禱告者,這個年輕的中國人跪在地上等待手待軍刀的日軍斬首,值得注意的是在他(日寇劊子手)露出陰險的微笑. -----Paul Guillumette, Inc

女士指出一個有代表性的城鎮,在江蘇省的南通,這裡重前有三萬居民居往,她的報告中指出她通過這裡時的只能看見二十個居民和十五分鐘的行程才通過廢墟才看見有人居往的房屋。南昌,是軍向東撒退的主要路線,女士說:``在街上連一幅完整的牆壁、建築物的輪廓甚至影子也找不到,它是一個堆滿破爛樓房的開放式的荒野。軍進入南昌時,``進入步進行略奪,敵人將城內大約八百名婦女圍捕關進一間囚房,房子外面關上閘等待處決``她接著說``在這裡()會對居民百姓進行無差別地屠殺,大約有一千到二千居民慘被殺害。`` 敵人在南昌停留二十天,之後這裡的一切東西都受到破壞,軍在撤離前他們開始用火燒毀南部的城鎮。  

      

  日軍劊子手安排他所捉到的的中國人以斬首的方式進行屠殺,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慘被日本人殺戮,遍布整個被(日本)佔領的中國  -----Paul Guillumette, Inc  

``門被打破和把木板分成碎片推放在房子的中央,每一間房子都依照計劃灌上汽油,()用長火把在外面進行縱火,雖然屋與屋之間築有很高的磚牆,但一間接一間地用火把縱火,日本士兵有組織地在街上、在小巷中和大型建築物內放火,這種有計劃的燒光政策,三天內便把南昌的城鎮變成一遍焦土。`` 她所走過的區域,女士對軍發現並進行記錄``在調查中發現在山上有精壯的男性被帶走去做運輸工作,她寫道:男孩子大約十二到十六歲之間被勤務兵拐騙和送往南昌.`` 女士亦留意到軍的軍事裝備不斷退化,就從三個士兵共用一技步槍這點看來便足夠另她相信,其原因可能因為軍依靠使用汽油需求量大增。  

 

  綁在木柱上,的這個中國俘虜的前方,正站著日本劊子手舉起了他的軍刀向他的(俘虜)砍下去,值得注意的是劊子手正在手握實權頭集中氣力,向俘虜揮刀作出至命一擊.  -----Paul Guillumette, Inc    

日軍的報復!生葬活埋平民  

  一會兒這兩個跪著的中國人等待著死亡的短瞬間,這個日本劊子手向他們開槍前,作個姿勢彰顯他的戰績,來拍張照片寄給他的家人   -----Paul Guillumette, Inc  

中國北方的另一份報告指出()使用毒氣,魏大使引用他在北平的朋友的書信中提到,軍利用詭計把毒氣放進隧道,那裡鄉材的居民還知道(毒氣彈)收藏在那裡。在同一份報告上,不論何時游擊隊會切斷軍經過的主要交通線,敵人軍隊會在佔領區內附近有有男性鄉村的進行肅清,這些村民會被強行逮捕埋葬,這個男人仍然生存但被推進修理鐵路的大坑之內.附註一點的是在信中特別提到,日本人使用一種新式的酷刑來審問(中國),從前軍使用``水淹``用用強力的水淹沒(被審問的人),當有些時候還在水中加上胡椒粉,通過鼻子剌激,使被拷打昏迷多次使用水淹使(被審問的人)甦醒過來,---而現在軍喜歡要被關進監房的俘虜飲汽油。  

把這些中國戰俘像動物似的綁在一起,他們只好絕望地等待日本人的殘殺,殘酷並沒有減退.  -----Paul Guillumette, Inc  

這裡的報告亦提及軍捕獲游擊隊,他們常常把鄉村游擊隊員生葬,把他們的頭顱留在地上,讓地上的老鼠去咬食。 無論如何中國大使的公告,儘管這些(日本)種種的暴行,只會激起平民百姓的頑強鬥志,報告顯示中國正不斷增抵抗的力量,魏大使在天津的朋友告訴他,當美國轟炸機在轟炸中國北方煤礦坑時,他們秘密地進行慶祝。 這些朋友說中國那裡只希望()不斷地進行轟炸,就算是他們的自己的家園受到破壞又或者是犧牲他們自己的生命都在所不惜,``大使說.``中國人己作好犧牲的準備去結束這種恐怖統治和把寇趕走.``

眼晴很可怕地腫大得淚汪汪,和他面頰的兩邊顯得腫脹,這是受到日本摧淚氣體所造成的.  -----Paul Guillumette, Inc

給殘忍的日軍侮辱和嘲笑,這兩個中國男孩已沒有任何可以求助,到最後他們只好等待痛苦的死亡,其中一個強迫看著同伴被剌刀所殺,之後他是遭到同一命運. .  -----Paul Guillumette, Inc  

 

一九三九年日軍99式步槍(槍管己經缺失)(館藏編號: NG-040-J-020724)

中國的平民他們的雙手都被綁到後面,給日軍用作剌戮訓練的活靶,日本軍官相信這樣會使到他們的士兵變成`嘗血`,會使到他們在作戰中表現得更為英勇.  -----Paul Guillumette, Inc

這些中國平民亦都變成日軍練習剌刀活靶人,平民和士兵同讓地站在四週看著剌戮的進行,當首一批(已被殺的人)被推進坑後,在四週等待的另一批站立刻被押上轉瞬間亦遭到戮殺.  -----Paul Guillumette, Inc  

 

斬頭是一種日軍在其佔領區內執行整頓的行為,這大概是一種極為卑鄙的方式殘殺中國人,這也是日本人所知道的.  -----Paul Guillumette, Inc  

 

 中國的受害者給日軍進行屠殺,他們沒有經過審訊在集中營慘被無差別地殺戮-----Paul Guillumette, Inc


泊在日本東京灣的軍艦長門號

      

(左)太平洋艦隊停泊在日本東京灣,太陽升起處背後便富士山   (右)在密蘇里號艦上升起太平洋艦隊的司令旗.

    

日本投(左)日本投降代表團由外相重光葵和日軍大將梅津美治郎率領到達密蘇里號甲板上進行簽署降書儀式

(右)麥克阿瑟將軍在完成簽署降書儀式後發表講話..

 

1945


 

(中文翻譯: 翱鵰)

, 謹代表日本天皇日本政府及日本皇軍總將, 茲此接受一九四五年七月廿六日由美利堅合眾國政府、中國政府及大不列顛政府於波茨坦協定所擬訂的四個條款, 和及後由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提出的附款, 上述四強下稱為同盟國

    我們茲此宣布日本皇軍總將, 所有日本陸軍部隊以及所有日本轄下地區的武裝部隊向同盟國無條件投降。

   我們茲此頒令所有日本轄下地區的武裝部隊以及日本人民立即停止任何敵視行為, 以便處理及援救受損船艦、戰鬥機, 軍用及民事財產以及必須遵循由盟軍最高統帥的指示及由他監督下由日本政府所頒布的所有法令。

   我們茲此命令日本皇軍將領總部立即向日本陸軍部隊以及所有日本轄下地區的武裝部隊的各司令官指令(他們)必須自發性無條件地投降, 確保所有部隊受他們監管。

   我們茲此頒令所有民事、陸軍及海軍官員必須服從及遵守由盟軍最高統帥所宣布的聲明、法令及指令而使投降(條款)能落實於他們或他們的職能中。除非由他(官員)提出告退或呈辭外, 我們會如舊保留以上官員的原有職級以及會繼續(派遣他們)執行非戰略性任務。

   我們茲此保證遵守波茨坦協定所擬禮待天皇, 日本政府及其繼任者的條款, 無論任何法令及採取任何行動必須得到盟軍最高統帥的指令或由同盟國擬定貫徹(波茨坦)協定的制約。

   我們茲此命令日本政府及日本皇軍將領總部立即釋放由日本國拘留的所有盟軍戰俘及本國的離心分子, 并給予他們提供保護、醫護, 照料及直接運送至(盟軍)指定的地點。

   天皇內閣及日本政府必須服從盟軍最高統帥將制定實行投降條款的步驟行政以治理國家。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於日本國東京灣簽署, 第0904號。  

  

重光葵 受命代表日本天皇及日本政府  

梅津美治郎 受命代表日本皇軍將領總署

               美利堅合眾國中華民國聯合王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以及其他對日本國作戰的戰勝諸國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於日本國東京灣授降, 第0908 I號。  

麥克阿瑟盟軍最高統帥

美利堅合眾國代表

 中華民國代表  

 聯合王國代表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代表  

 英聯邦澳洲代表  

 加拿大自治代表  

 法蘭西共和國臨時政府代表  

 荷蘭王國代表  

 英聯邦新西蘭政府代表  

 


 

(左)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 重光葵在密蘇里號甲板上簽署投降文書.

(右)太平洋艦隊司令 W. 尼米茲在密蘇里號甲板上代表美國簽署

 

(左)日本投降代表團由外相重光葵進行簽署降書

(右)徐永昌將軍在達密蘇里號甲板上代表中國簽署

() 重光葵 () 梅津美治郎完成簽署降書儀式後一臉愁容

降伏文書(複製樣本)和一九四五年拍攝照片(館藏編號: NG-041-J-020511REF)


 後記

這張美國生活雜誌的封面,常常使筆者有著特別的沉思,它是一九三八年五月十六日出版的,一張圓臉的中國少年立正站著,據說他是一名只得十五歲的青年士兵,這幀照片是由羅拔.卡伯所拍攝的照片,後來刊登成為雜誌的封面,羅拔稱將它題為一個中國的保衛者”.今天他仍然在生嗎?雖然這是筆者的所關注的事,但恐怕已沒有人能道出他的故事!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寇以武力略奪南京和附近的城鎮,成千上萬的南京市民和婦儒遭到強暴並且兇殘地進行屠殺,人數總達三十萬,中國人民永遠不會原諒也不會忘記他們!陵科學綜合室通過研究這段歷史事件,在透過`畫報評論`中提供和反映了一些寇暴行的佐證,它是一份出版於一九四三年十月卅一日的原版資料,另一方面,以日本戰敗在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簽訂的降伏文書(複製樣本)和一九四五年的原照片,它是象徵太平洋戰爭的終結的重要文件,同時通過軍事文物作為血肉長城的見証,用它們來引導我們重回到五十七年前,回首中國英烈的不朽光榮!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

                    



本網頁中所有圖片及文本受延陵科學綜合室版權保障
All images and text on this pag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 Acta Scientrium Ng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