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与黑暗的最后决斗       王丹     (1989.5.23)


 一九八九年四月,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由北京的大学生引发,全国各界人民广泛参加的伟大爱国运动,是中国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 

  中国历史上的革命,自来都是为求温饱,为求最低的生存条件。这使中国历史上的革命完全不同于西方的路德宗教改革,或资产阶级革命等革命运动。他们的革命是理想主义的,是为求发展而不仅是求生存的。 

  但是,现在,中国人民可以骄傲地宣告,旧中国彻底地过去了,我们的这次斗争,是为了民主,为了人权,为了求发展。她不仅超过了中国历史上任何一次革命,甚至也是五四和四五运动所不可比拟的,我们每一个有幸参加了这次运动的人将会为此而感到骄傲。 

  我们是赤手空拳的,我们手无寸铁。但是,反人民的暴力反而在我们面前一筹莫展。时代已经改变了,以恶抗恶的时代结束了,以善抗恶的时代开始了。以和平方式争取民主和人权的斗争必将胜利。这是一次人民的革命,它不诉诸恐怖,也不会让实行恐怖者得逞。人民的觉悟就是斗争的目标,就是胜利的标志。 

  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这次运动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历史给予中国人民的,都将是最为辉煌的胜利! 

  目前,由于李鹏等一小撮人的倒行逆施,北京出现了动乱的局面,他们故意中止正常的公共交通,中断对生活必须品的正常供应,对各级领导和干部、工人实行高压政策,封锁消息,控制新闻、颠倒黑白、制造谎言、践踏法制、破坏民主,甚至,他们愚蠢地、野蛮地用军事力量来迫使人民屈服。 

  但是,这一切并未吓倒北京人民,斗争现在进入了相持阶段,戒严令已经发布几天,戒严部队却没有一兵一卒能够进城。这不是因为李鹏一伙的宽容,而是表现了他们的虚弱和人民的强大。 

  人民并非没有失败的可能。但是,同胞们,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让一小撮坚持倒退,坚持反人民的人得逞,他们就会秋后算账,他们会从所谓清污、所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一直算到这次运动的积极参加者。改革开放十年来的成果就会丧失殆尽。 

  到那时,中国民主进程将中断,中国的改革开放将会夭折,我们的共和国将会变成一个白色恐怖世界,中华民族将长期处于动荡不安、混乱不堪的状态,我们进入世界强大民族之林的希望将彻底破灭,我们的人民,又将回到任人宰割的无权状态,等着人民的,是棍子、帽子、牢房,甚至屠刀。 

  我们只能背水一战了。多少年以来,在长久的高压下,我们不少人习惯于明哲保身,习惯于忍让,但现在,面对疯狂的反人民的一小撮人,我们不能再抱任何幻想了,他们能把几千绝食学生的生命置于不顾,我们还能指望他们发善心吗? 

  我们不要误把李鹏的色厉内荏当作有力量。李鹏等一小撮人以前的退让并不是他们克制,而是无能。他当教委主任,把中国教育推到危机中,他当总理,使生产下降、物价飞涨,他的无能是显而易见的。他之所以负隅顽抗,只不过因为他自知负人民的太多,我们不能指望他自行退出历史舞台。但只要我们坚持下去,这个无能的政府是一定会倒台的。 

  坚持就是胜利! 

  中国的民主运动正处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如果人民胜利了,中国将开始走向民主化的健康发展道路,一切专制主义者,一切企图阻止历史进步的人就再也无力阻止人民的民主要求了。 

  我们警告自绝于人民的一小撮人,如果谁敢于用军队镇压人民,如果谁敢于用军队来解决党内、政府内和人民中不同政见的纷争,他们必将成为人民的公敌,必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同胞们,祖国在危急中,共和国在危急中。每一个有良心、有正义感的工人、农民、市民、军人、干部、学生、知识分子、爱国华侨,每一个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中国人,团结起来,挽救危亡! 

一九八九年五月廿三日


关闭本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