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鄧小平搞“裴多菲”俱樂部的黑幕

擇自: 北京工農兵體育學院《體育戰線》1967年1月20日



  鄧小平多年以來,反對毛主席,大搞獨立王國:1956年吹捧蘇共二十大,以反對個人崇拜爲名,惡毒攻擊我們最最敬愛的領袖毛主席,大反毛澤東思想.經濟暫時困難時期,他提倡包産到戶,竭力恢復資本主義。1964-1965年,他和大黑幫頭子彭真狼狽爲奸,扼殺北大的四清運動,製造了駭人聽聞的北大反革命事件。文化大革命中同劉少奇一起,炮製和推行了一套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對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線,扼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鄧小平罪行累累,惡貫滿盈。下面我們只從鄧小平搞“裴多菲”俱樂部這個側面,來看他的醜惡靈魂,看他是如何包庇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和反動“學術權威”的。

一)鄧小平與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是一丘之貉

  正當全國人民在偉大領袖毛主席的領導下,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勤儉建國,克服暫時困難時期所出現的重重困難的時候,鄧小平卻指示前北京市委反革命修正主義分於萬里,盜用國家建築材料和資金,在養蜂夾道修了一個富麗堂皇的“高幹俱樂部”,吃喝玩樂設備一應俱全。很快,這個地方不僅成了鄧小平打橋牌,尋歡作樂的場所,也成了他招降納叛、網羅牛鬼蛇神的“裴多菲”俱樂部。從1961念到1966年4月,這個黑俱樂部一直經營著。二老闆就是的北京市委黑幫分子萬里。經常到這堥茠漲釩e市委的一幫
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前副秘書長項子明、王漢斌、工業部副部長陸禹、前辦公廳副主任肖甲、前《北京日報》總編輯周遊等,還有團中央書記胡耀邦、胡克實、化工部副部長、大叛徒梁鷹庸、國防工辦的趙爾陸等。臭名昭著的反共老手吳晗,更是這堛滷`客。
  鄧小平通過打橋牌,與這幫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牛鬼蛇神等,結下了不解之緣。幾年來,除出差之外,每星期三、六晚上,每星期日下午、晚上,他們都聚會在養蜂夾道,大打特打。此外,鄧、萬還在工作時間,通過秘書約集黑幫爪牙們去“值班”(黑話,指陪鄧小平打牌玩樂)。他們玩樂時,由北京飯店以高級菜飯、茶點侍候。他們一打就是五、六個小時,七、八個小時,經常打到深夜一、兩點鍾,直到鄧小平說累了,才能罷手。鄧一心熱衷於打牌取樂,竟指示在打牌時不許用工作去干擾他!有時有重要文件由秘書送來了,他只是隨便翻翻,簽上個臭名字,批發出去了事。有時中央開會,他還叫那幫傢夥等候他,一散會就回來接著打。真是“修”到家了。
     鄧小平不僅平時如此,就是在出外調查、視察的時候也是如此,而且打得更瘋狂。
  1961年春,毛主席在廣州召開中央工作會議討論六十條,當時毛主席批評了擅自決定會議重要問題的鄧小平,質問:“是那個皇帝決定的?”並且還嚴厲警告鄧小平和彭真:“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鄧小平無奈,於這次會後,同黑幫頭子彭真、劉仁到順義、懷柔農村合夥去搞所謂“調查”。他們這些資產階級老爺,根本不到群衆中去,只讓帶去的大批嘍羅和一般工作人員到村子媟j羅一些材料。他們卻躲在舒適的專用列車堶情A終日打橋牌。劉仁還把反動透頂的吳晗從城堨s去,專陪鄧小平打牌。就這樣地把黑俱樂部搬到了專用列車堙A搞了半個月所謂“蹲點調查”;耍兩面派。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他竟然把打牌之間指揮搞出的所謂“調查報告”發回北京,再用電報轉給正在外地爲全國人民辛苦操勞的毛主席。明目張膽地欺騙黨中央,欺騙我們敬愛的領袖毛主席。
  1964年夏天,鄧小平同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楊尚昆、薄一波等人去東北“視察”。名曰“視察”,實爲遊山玩水,帶著老婆、兒女乘專車遍遊小興安嶺林區和渤海國舊址以及清朝皇帝設在承德的避暑山莊等地。途中,鄧小平牌癮大發,長途電召反革命分子萬里、吳晗等前去。萬里由於北京不能脫身,立即由吳晗帶兩人“絕密”動身前往,乘楊尚昆的專機從北京直飛哈爾濱,專陪鄧“皇上”乘車周遊、打牌。楊尚昆還對鄧小平說:“你要的三個人,我給你帶來了。人家是三缺一,你是一缺三。”說著就打起牌來。鄧小平就是這樣地與反動傢夥們情意深長,“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前市委黑幫分子們過去吹噓鄧小平“工作很有秩序,從來不熬夜。”然而鄧小平打牌卻回回熬夜,積極性高很很;鄧小平曾含沙射影地說:“打橋牌也要鼓足幹勁。”黑幫分子劉仁聽了這惡毒的黑話,立即大加宣揚,兩人一唱一和,公然攻擊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府提倡的“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惡毒誣衊我們敬愛的領袖毛主席。由此可見,鄧小平與反革命黑幫這樣親密絕非偶然,而是由他深入骨髓的反動的資產階級世界觀和人生觀所決定的。


(二)從“裴多菲”俱樂部看鄧小平包庇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和反動學術“權威”的罪惡行爲

  鄧小平和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牛鬼蛇神,從經濟困難時期一直廝混到1966年4月。這種舉動不僅是生活上腐化得與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分不開了,而且在政治上他也早已墮落到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一起去了。他與彭、陸、羅、楊反革命修正主義一夥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他與前市委大小黑幫交往如此親密,就已經大大地默許、鼓勵和縱容了前市委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的反革命活動。而且他還露骨地包庇牛鬼蛇神,從黑俱樂部的片斷也可以看出他這種罪惡活動。如:鄧小平與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大特務楊尚昆很有交情。楊尚昆出了問題,毛主席發覺了,很氣憤。楊急忙找鄧小平幫他說話,鄧怕直說會暴露他包庇楊賊的禍心,就讓楊賊去找大黑幫頭子彭真,求彭真向毛主席說說。於是楊賊就通過鄧小平桌牌上的座上客項子明轉告了彭賊,彭賊對鄧的意圖立即心領神會,而且詭計多端,耍弄權術,讓項子明出面寫材料交黑幫頭子劉仁、鄭天翔轉送給他們。這樣,彭與鄧即合夥包庇了大特務楊尚昆,又開脫了自己。
  1964年鄧小平夥同彭真指揮他的心腹萬里,製造了鎮壓北大社教運動的反革命事件。白天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萬里領著鄧和彭的“聖旨”,在國際飯店會議上糾集陸平、彭佩雲牛鬼蛇神圍攻革命派。晚間,鄧小平就在養蜂夾道橋牌桌上談笑風生,說什麽“看了陸平、彭佩雲在市委工作會議上的發言,意見是對的,態度是好的。”於是萬里就指著桌旁的黑幫分子王漢斌對鄧小平說:“小王就是彭佩雲的愛人。”鄧與王同桌打牌幾年,此時倍覺親切,頻頗點頭,大加賞識。
  毛主席教導我們說:“世界上決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鄧小平的思想感情、立場是和誰在一起的?實在是夠鮮明的了!
  江青同志在北京搞戲劇改革時,鄧小平的黑桌上就有人議論:“京劇演現代戲恐怕有問題。”鄧小平則更露骨地到大會上去講:“演戲只演兵,只演打仗的。電影那有那麽完善的?這個也不讓演,那個也不讓演!”縱容前市委黑幫頭子彭真、萬里等刁難江青同志,阻撓破壞京劇改革。難怪前市委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萬里,在新市委成立以後,還遲遲沒有被罷官。直到十月底才被革命群衆揪了出來。
  在鄧小平的黑俱樂部堙A首先被揪出來的是反共老手吳晗,而鄧小平與他關係最爲親密。吳晗是劉仁推薦給鄧小平的“可靠”人,奪門陪他打撲克。吳晗曾是國民黨反動派的禦用政客,從1961年起就成了鄧“皇上”牌桌上回回必到的常客。這期間還曾兩次專程外出陪鄧打牌,他們之間難舍難離,相依爲命。難怪在打牌之中,鄧小平總是親切地稱呼吳晗:“教授、教授”。正當反動“權威”和反革命分子鄧拓精心編寫惡毒反黨黑話時,鄧小平卻如此賞識,對他們是多麽大的鼓勵呀。吳晗爲了表示對鄧小平這種支持的感謝,把他主編的毒草叢生的“歷史小叢書”一套,敬送鄧小平的孩子閱讀,鄧小平就把這包括“海瑞”一書在內的叢書,欣然領受了。可見他們的反動感情是多麽深厚。
  1964年開始批判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思想時,鄧小平立刻大發脾氣,叫嚷:“有些人一批判,就想以批判出自己的名;踩著別人上臺”等等。以至於到1965年9—10月間,毛主席在中央工作會議上提出要批判吳晗以後,鄧小平和彭真仍拒不執行,照常約吳晗打牌。還搞假調查說反共老手吳晗是“左派”,又一次企圖欺騙我們的領袖毛主席和党中央。直到1965年11月姚文元同志批判吳晗“海瑞罷官”的文章發表了,在敬愛領袖毛主席的指導下,革命群衆揭露了吳晗反黨本質之後,吳才不敢去養蜂夾道奉陪鄧小平了。
然而,在全國人民憤怒批判吳晗聲中,鄧小平仍在橋牌場上想念吳晗,鄧的一個牌友說出了鄧的心婺隉G“教授(指吳晗)的罷官還沒有罷完?罷完了好來打牌。”表現出他們對毛主席親自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極爲不滿。
  1966年12月在前市委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的策劃下,吳晗抛出了那篇假檢討,真進攻的“關於‘海瑞罷官’的自我批評”。抛出的前一天,黑幫分子之一萬里在牌桌上試探鄧小平的口氣說:“吳晗寫了自我批評我看了。看樣子吳晗與彭德懷沒有什麽關係,他的問題恐怕也就那麽些,沒有什麽別的大問題了。”黑幫分子王漢斌打著橋牌幫腔:“聯繫單幹風,翻案風進行批判,恐怕說服力不夠。”鄧小平聽了這些露骨的反動言論,不加駁斥,反加以支援,鄧胡說什麽,“(吳晗)跟彭德懷不一定有什麽關係,他的問題就那麽些了。”爲吳晗開脫,打氣,企圖夥同前市委黑幫,把剛揭開序幕的文化大革命打下去。
  我們最敬愛的領袖毛主席教導我們:“什麽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革命派。什麽人站在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方面,他就是反革命派。”鄧小平的真面目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萬里聽了鄧小平的話,得意洋洋地對舊市委黑幫們說:“可以找吳晗打橋牌了。”可是這些傢夥們高興得太早了。革命人民在毛主席的英明正確的領導下,以毛澤東思想爲武器,識破了敵人的陰謀詭計,衝破了重重障礙,批臭了吳晗,砸爛了“三家村”,揪出了前市委彭、劉、鄧、萬等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鄧小平的“裴多菲”俱樂部也隨之完蛋了。
  劉少奇、鄧小平這些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面目暴露了。然而反動勢力是不會甘心他們滅亡的,目前一小撮頑固地堅持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人和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又以新的形式出現,用反動的“經濟主義,”對抗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這是又一個大陰謀。
  我們要堅決戳穿!我們廣大的革命群衆在毛主席的領導下,以毛澤東思想者一銳利的武器,一定能徹底粉碎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新反撲,奪取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更大勝利!



    北京市委機關革命造反聯絡總部政策研究室紅旗戰鬥隊


關閉本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