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是鎮壓師大女附中革命學生的黑司令

 胡啓立   (1967年元旦)

 

  我在這次文化大革命中鎮壓了北京西城區中學文化大革命,是一個對黨對人民犯了嚴重罪行的人。

  但是,我要揭發,是鄧小平這個提出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罪魁禍首,膽敢背著毛主席,打著黨中央和毛主席的旗號,直接指揮師大女附中的工作。在關鍵問題上轉移了鬥爭的大方向,挑動學生鬥學生,要工作組組織所謂辯論會,圍剿革命派,何其毒也!

  鄧小平在六月二十日,二十七日、二十八日、七月五日,幾天之中,兩次召集會議,一次電話,一次傳達。接連發下了許多和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制定的革命路線針鋒相對的黑指示。

  一、一開始就說:“批評工作組的人”不是積極分子。

  六月十七日,女附中高三(四)班十三位革命同學貼出革命的大字報,質問工作組站在什麽立場上,是保皇派還是革命派?

  如何對待這張大字報和寫大字報的十三個人成了當時運動發展的關鍵。

  六月二十日,胡克實突然通知我說,要我同他一起去見鄧小平。我嚇了一跳,不知象鄧這樣的人爲什麽突然叫我?去了以後,鄧一方面說了些鬥學生是錯誤的,矛頭不要對著學生的漂亮話,但同時卻具體指示我說:“那十三個人並非積極分子。積極分子不同情那十三個人”。又說:‘中學生也有反革命,最近槍斃的楊國慶就是中學生,只有十九歲。對這種人就要反擊。”又說:“反動的學生會暴露出來,暴露出來先擺一下。”鄧這幾句話就給那十三位批評工作組的同學定了性質。我回來後,就趕快通知工作組,那十三位同學不是積極分子,要堅決依靠支援工作組的大多數。這樣,必然造成工作組拉一批打一批,更加挑動了群衆鬥爭群衆。

  二、鄧小平公然違抗毛主席的指示,說:“娃娃們自己鬧革命到底不好。”

  六月間,毛主席就提出過不要急急忙忙派工作組。

  鄧小平在六月二十日的談話中卻公然同主席唱反調說什麽:“工作組要摸幾個典型經驗”“不然過幾天(工作組)統統被趕出來也不利。”“娃娃們(按:指革命小將)自己革命到底不好。”

  毛主席是那樣尊重群衆的首創精神,是那樣相信群衆,鄧小平卻說小將自己鬧革命不好。毛主席要撤出工作組;鄧小平卻說工作隊統統趕出來不好。鄧小平公然違抗毛主席的指示。全國革命人民決不饒你!

  三、指使工作組圍攻革命左派。美其名曰:辯論會,還要“有些力最”。

  六月二十幾號時,胡克實指示我,應象師大一附中那樣在學生中組織辯論會,辯倒和孤立那些反對工作組的同學,當時,我有些猶疑。胡克實要我向鄧辦公室打電話請示。六月二十七日或二十八日鄧小平通過他在師大女附中讀書的女兒向工作組傳達鄧的指示說,對少數反對派中的頑固分子不管不好,這樣會使他們越來越往那邊跑。工作組可以和他們展開辯論。辯論也要有些力量。讓那些爭取過來的人也參加辯論。(上述這段話是六月二十八日張世棟同志向我轉達的,準確內容和時間,張世棟同志記得比我清楚。)

  鄧說的“爭取”就是要工作組對革命左派進行分化瓦解,拉一批,打一批。

  六月二十八日,鄧辦公室打電話給我說,可以組織辯論會。

  七月五日,鄧親自找了我和工作組長張世棟同志及兩位學生代表到中南海開會。他又一次當面指示要組織辯論。當時一位同學代表說反對工作組的人都不願意參加辯論了,怎麽辦?鄧竟指示說:“她們不來,缺席辯論也可以麽!”鄧又問:“多少人反對工作組?”

  同學答:還有二十來人。

  鄧:你們學校多少人?

  答:一千六百多人。

  鄧:一千六百多人對二十多人沒關係嘛!

  請看,這個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提出者的醜惡面目。鄧小平是以什麽標準來判斷真理和是非的。革命小將們打在工作組身上,疼在鄧小平的心堙C鄧是多麽惡毒地決心把革命小將打下去!

  四、強調恢復黨團組織妄圖控制革命群衆運動。

  鄧小平談話中,幾次強調要把黨團組織恢復起來。他不是要在毛澤東思想,革命造反精神的旗幟下恢復,而是要恢復到彭真控制下的黨團組織的老樣子,恢復黨團組織是假,妄圖控制革命群衆,納入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是真。

  鄧小平唯恐他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控制下的黨團組織被衝垮,竟惡毒地說:“如果這次運動把共產黨青年團都打垮,那是勝利麽?”這是鄧小平這個資產階級代表人物射向中央文革小組和直接對向我們最最敬愛的偉大領袖毛主席的一支毒箭!

  鄧小平在十天之內連下三道黑牌,要我們對革命左派組織圍攻。我由於自己的資産階級立場,世界觀沒有根本改造,革命革到自己頭上時就要保自己,轉移目標。因此,不顧工作組同志的反對,強要他們組織七月七日到九日的辯論會,圍攻了左派學生,制造白色恐怖。

  我揭發上述事實,絲毫也不想減輕自己的罪責。

  六月三十日我拿到蒯大富寫給女附中同學的一封革命的信,我按照胡克實的黑指示,送給鄧小平辦公室,謊報了軍情。我把在師大女附中取得的反動經驗推廣到外語學

校,又鬥了學生。我在其他方面也有自己的黑“指示”“創造”。所有這些,我已寫了一份檢查,向西城區中學革命師生交待,我認識不夠,交待不清就繼續交待。努力按照五點標準去改正錯誤,徹底改造自己。

  我是向人民犯了罪的,但我仍然堅決要革命,堅決要站到以毛主席爲代表的無産階級革命路線方面來,徹底粉碎劉、鄧資產階級反動路線。


關閉本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