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九大政治報告

   (1969年4月1日報告,4月14日通過

  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將是一次在我黨歷史上有深遠影響的代表大會。

  我們這次代表大會,是在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取得了偉大勝利的時刻召開的。這個偉大的革命風暴,摧毀了以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爲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揭露了以劉少奇爲總代表的黨內一小撮叛徒、特務、死不改悔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粉碎了他們復辟資本主義的陰謀,大大地加強了我國的無產階級專政,大大地加強了我們的黨,從政治上、思想上、組織上爲這次代表大會準備了充分的條件。

 

  一、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準備

       我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大規模的、真正的無產階級的革命。

  毛主席曾經用簡潔的語言說明了這場大革命的必要性:“這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對於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建設社會主義,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時的。”爲了充分認識毛主席這個科學的論斷,我們應當深刻理解毛主席關於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學說。

  在黨的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不久,一九五七年,毛主席發表了《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這部偉大著作,繼《在中國共產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報告》之後,全面地提出了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的矛盾、階級和階級鬥爭,提出了社會主義社會中存在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這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的學說,提出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偉大理論。它象光芒萬丈的燈塔,照耀著我國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航向,也爲這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奠定了理論基礎。

  爲了更深刻地認識毛主席的偉大歷史貢獻,就需要簡略地回顧一下國際共産主義運動的歷史經驗。

  一八五二年,馬克思曾經這樣說過:“在我以前很久,資產階級的歷史學家就已敍述過階級鬥爭的歷史發展,資產階級的經濟學家也已對各個階級作過經濟上的分析。我的新貢獻就是證明了下列幾點:(1)階級的存在僅僅同生産發展的一定歷史階段相聯繫;(2)階級鬥爭必然要導致無產階級專政;(3)這個專政不過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和進入無階級社會的過渡。”(《馬克思恩格斯書信選集》中文版,第六十三頁)馬克思的無產階級專政學說,使科學社會主義同空想社會主義以及形形色色的假“社會主義”劃清了界限。馬克思、恩格斯爲此而奮鬥了一生。

  在馬克思和恩格斯逝世以後,第二國際的那些黨,除了列寧領導的布林塞維克黨以外,幾乎全部背叛了馬克思主義。列寧在同第二國際修正主義的鬥爭中,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鬥爭的焦點就是無產階級專政問題。列寧在痛斥老修正主義者的時候,多次指出:“誰要是僅僅承認階級鬥爭,那他還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只有承認階級鬥爭、同時也承認無產階級專政的人,才是馬克思主義者。”

  列寧領導俄國無產階級奪取了偉大十月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建立了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列寧根據他領導無產階級專政的偉大革命實踐,看出了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和階級鬥爭的長期性:“從資本主義過渡到共産主義是一整個歷史時代。只要這個時代沒有結束,剝削者就必然存著復辟希望,並把這種希望變爲復辟行動”列寧指出:“資產階級的反抗,因爲自己被推翻(哪怕是在一個國家內)而兇猛十倍。它的強大不僅在於國際資本的力量,不僅在於它的各種國際聯繫牢固有力,而且還在於習慣的力量,小生産的力量。因爲,可惜現在世界上還有很多很多小生産,而小生産是經常地、每日每時地、自發地和大批地産生著資本主義和資産階級的。”

       列寧的結論是:“由於這一切原因,無產階級專政是必要的”。

       列寧還指出了“新的資產階級”正在“從我們蘇維埃的職員中間産生出來”。

  列寧指出復辟的危險還來自資本主義的包圍:帝國主義國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來進行它們所說的武裝干涉,也就是扼殺蘇維埃政權。”

  蘇修叛徒集團徹底背叛了列寧的這些光輝的教導。從赫魯雪夫到勃列日涅夫之流,都是早就隱藏在蘇聯共産黨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他們一上臺,就立刻把資產階級的“復辟希望”變成“復辟行動”,篡奪了列寧、史達林的黨,把世界上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國家,“和平演變”成爲黑暗的法西斯主義的資產階級專政的國家。

  毛主席同以蘇修叛徒集團爲中心的現代修正主義進行了針鋒相對的鬥爭,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關於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毛主席全面地總結了無產階級專政的正反兩個方面的歷史經驗,爲了防止資本主義復辟,提出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

  早在中國革命從新民主主義革命轉變爲社會主義革命的前夜,即一九四九年三月,毛主席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上的報告中就明確指出:在無產階級奪取全國政權之後,國內的主要矛盾是“工人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矛盾”。鬥爭的中心仍然是政權問題。毛主席特別提醒我們:“在拿槍的敵人被消滅以後,不拿槍的敵人依然存在,他們必然地要和我們作拚死的鬥爭,我們決不可以輕視這些敵人。如果我們現在不是這樣地提出問題和認識問題,我們就要犯極大的錯誤。”毛主席預見到無産階級專政建立之後,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之間階級鬥爭的長期性和複雜性,向全黨提出了在政治、思想、經濟、文化、外交領域中向帝國主義、國民黨、資產階級進行鬥爭的戰鬥任務。

  我們黨根據七屆二中全會的決議,根據毛主席制定的黨在過渡時期的總路線,進行了緊張的戰鬥。到一九五六年,基本上完成了對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在生産資料所有制方面的社會主義改造。這是社會主義革命能不能繼續前進的緊要關頭。毛主席鑒於國際共産主義運動中修正主義的倡狂和我國階級鬥爭的新動向,在《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這部偉大著作中,提醒全黨:“在我國,雖然社會主義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說來,已經基本完成”,“但是,被推翻的地主買辦階級的殘餘還是存在,資產階級還是存在,小資産階級剛剛在改造。”針對劉少奇在一九五六年提出的所謂“我國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誰戰勝誰的問題,現在已經解決了”的謬論,毛主席特別指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誰勝誰負的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無産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階級鬥爭,各派政治力量之間的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在意識形態方面的階級鬥爭,還是長時期的,曲折的,有時甚至是很激烈的。”這是在國際共産主義運動的理論和實踐中,第一次明確地提出了在生産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以後,還存在階級和階級鬥爭,無產階級還必須繼續革命。

  以毛主席爲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率領廣大群衆,按照毛主席指出的這個方向,繼續進行了偉大的鬥爭。從一九五七年反對資產階級右派的鬥爭,到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揭露彭德懷反黨集團的鬥爭;從關於黨的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的大辯論,到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兩條路線的鬥爭;鬥爭的中心,就是走社會主義道路還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問題,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還是復辟資産階級專政的問題。

  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的每一個勝利,黨發動的反對資產階級的每一個重大戰役的勝利,都是粉碎了以劉少奇爲代表的右的或形“左”實右的修正主義路線,才取得的。

  現已查明,劉少奇早在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就叛變投敵,充當內奸、工賊,是罪惡累累的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總代表。他有一條妄圖在中國復辟資本主義,使中國變成帝國主義、修正主義殖民地的政治路線。他又有一條爲他的反革命政治路線服務的組織路線。多年來,劉少奇招降納叛,搜羅了一幫子叛徒、特務、走資派,他們隱瞞了自己的反革命的政治歷史,互相包庇,狼狽爲奸,竊取了黨和國家的重要職務,控制了從中央到地方許多單位的領導權,組成了一個地下的資産階級司令部,對抗以毛主席爲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他們同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國民黨反動派勾結著了美帝、蘇修和各國反動派不能起的破壞作用。

  一九三九年,當毛主席領導的抗日民族解放戰爭正在蓬勃發展時,劉少奇抛出了他的黑《修養》。這本書的要害是背叛無產階級專政。它根本不談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不談如何同國民黨反動派作鬥爭,不談武裝奪取政權這個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根本原理,而要共產黨員離開偉大的革命實踐去搞什麽唯心主義的“修養”,實際上是要共產黨員“修”成向帝國主義、國民黨反動派的反革命專政屈膝投降的奴才。

  抗日戰爭勝利以後,正當美帝國主義武裝蔣介石反革命軍隊,準備向解放區大舉進攻的時候,劉少奇適應美蔣反動派的需要,抛出了所謂“中國走上了和平民主新階段”的投降主義路線,反對毛主席提出的“放手發動群衆,壯大人民力量,在我們黨的領導下,打敗侵略者,建設新中國”的總路線和對美蔣反動派的進攻採取“針鋒相對、寸土必爭”的方針,鼓吹什麽“中國革命的主要鬥爭形式目前已由武裝鬥爭變爲非武裝的、群衆的議會的鬥爭”,要取消黨對人民軍隊的領導,把人民解放軍的前身八路軍、新四軍“統一”爲蔣介石的“國軍”,並且要把黨領導的工農子弟兵大量復員,妄圖從根本上取消人民軍隊,斷送中國革命,把中國人民用鮮血奪回的勝利果實雙手捧給國民黨。

  一九四九年四月,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準備渡江,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即將取得全國勝利的前夕,劉少奇卻跑到天津,一頭栽進資本家的懷抱。他瘋狂地同剛剛開完的黨的七屆二中全會所決議的對私人資本主義工業實行利用、限制、改造的方針相對抗,他大肆鼓吹“今天中國資本主義還是在年青時代”,要無限制地“大發展”,“今天資本主義剝削不但沒有罪惡,而且有功勞”,厚顔無恥地吹捧資產階級“剝削的越多功勞越大”,大肆吹噓修正主義的唯生産力論,妄圖把中國引向資本主義道路。

  總之,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許多重大的歷史關頭,劉少奇一夥都倡狂地反對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進行反革命陰謀破壞活動。但是,既然他們是反革命,他們的陰謀就不能不暴露。在赫魯雪夫上臺以後,特別當蘇修夥同美帝國主義、印度等國的反動派,大規模反華的時候,他們就更加倡狂起來了。

  毛主席最早察覺了劉少奇一夥的反革命陰謀的危險性。在一九六二年一月的中央工作會議上,毛主席提出了要警惕出修正主義的問題。在一九六二年八月北戴河中央工作會議和九月黨的八屆十中全會上,毛主席更加完整地提出了我黨在整個社會主義歷史階段的基本路線。毛主席提出:“社會主義社會是一個相當長的歷史階段。在社會主義這個歷史階段中,還存在著階級、階級矛盾和階級鬥爭,存在著社會主義同資本主義兩條道路的鬥爭,存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性。要認識這種鬥爭的長期性和複雜性。要提高警惕。要進行社會主義教育。要正確理解和處理階級矛盾和階級鬥爭問題,正確區別和處理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不然的話,我們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就會走向反面,就會變質,就會出現復辟。我們從現在起,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使我們對這個問題,有比較清醒的認識,有一條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路線。”毛主席提出的這條馬克思列寧主義路線,是我們黨的生命線。

  接著,一九六三年五月,毛主席主持制定了《中共中央關於目前農村工作中若干問題的決定(草案)》,規定了黨在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的路線、方針和政策。毛主席又向全黨發出了警告:如果忘記了階級和階級鬥爭,忘記了無產階級專政,“那就不要很多時間,少則幾年、十幾年,多則幾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現全國性的反革命復辟,馬列主義的黨就一定會變成修正主義的黨,變成法西斯黨,整個中國就要改變顔色了。請同志們想一想,這是一種多麽危險的情景啊!”毛主席已經把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性,更加鮮明地提到全黨和全國人民面前了!

  所有這些警告和鬥爭,並沒有也不可能絲毫改變劉少奇一夥反動的階級本性。一九六四年,在偉大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劉少奇跳了出來,鎮壓群眾,包庇走資派,並且公開地攻擊毛主席倡導的對社會情況進行調查研究這個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方法已經“過時”了,胡說什麽不執行劉少奇的路線就“沒有資格當領導”了,他們急不可待地要復辟資本主義。一九六四年底,毛主席召集了中央工作會議,主持制定了《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目前提出的一些問題》,痛斥了劉少奇形“左”實右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批判了劉少奇的所謂“黨內外矛盾交叉”、“四清四不清的矛盾”等奇談怪論,第一次明確提出了“這次運動的重點,是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毛主席總結國內和國際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經驗得出的這個新結論,撥正了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航向,指明了即將到來的無產階級文化革命的方向。

  回顧這一段歷史,我們可以知道這一次有億萬革命群衆參加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決不是偶然發生的。

這是存在於社會主義社會中的兩個階級、兩條道路、兩條路線長期尖銳鬥爭的必然結果。這是“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和一切剝削階級的政治大革命,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下的廣大革命人民群衆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是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階級鬥爭的繼續”。

決心緊跟偉大領袖毛主席走社會主義道路的英雄的中國無產階級、貧下中農、人民解放軍、革命幹部和革命知識分子,對劉少奇一夥的復辟活動,已經忍耐不住了,一場階級大搏鬥是不可避免的了。

  正如毛主席在一九六七年二月一次談話中指出的那樣:“過去我們搞了農村的鬥爭,工廠的鬥爭,文化界的鬥爭,進行了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但不能解決問題,因爲沒有找到一種形式,一種方式,公開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發動廣大群衆來揭發我們的黑暗面。”現在,我們找到了這種形式,它就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只有發動億萬群衆,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才能把混入黨內的叛徒、特務、走資派揭露出來,粉碎他們復辟資本主義的陰謀。劉少奇這個叛、內奸、工賊的歷史反革命的真面目,正是在廣大群衆參加下,才審查清楚的。黨的八屆擴大的十二中全會,決定撤銷劉少奇黨內外一切職務,把他永遠開除出黨,這是億萬群衆的一個偉大勝利。我們的偉大導師毛主席根據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學說,親自發動和領導了這場無産階級文化大革命,千真萬確“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時的”,是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實踐的一個偉大的新貢獻。

二、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過程

  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在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由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一場政治大革命,是一場上層建築領域堛漱j革命。我們的目的,是粉碎修正主義,奪回被資產階級篡奪了的那一部分權力,在上層建築包括各個文化領域實行全面的無産階

級專政,鞏固和加強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保證我國繼續沿著社會主義道路大踏步前進。

  毛主席在一九六二年黨的八屆十中全會上就指出:“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階級是這樣,反革命的階級也是這樣。”毛主席的話,打中了劉少奇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的要害。他們那麽起勁地抓意識形態,抓上層建築,在他們控制的各個部門向無產階級進行瘋狂的反革命專政,大放毒草,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爲推翻無産階級專政作輿論準備。我們要從政治上打倒他們,也必須首先用革命的輿論粉碎他們的反革命輿論。

  毛主席從來十分重視意識形態的鬥爭。全國解放以來,發動過對電影《武訓傳》、對胡風反革命集團、對《紅樓夢研究》等的多次批判。這次,又是毛主席領導全黨向劉少奇一夥盤踞著的資產階級陣地發動了進攻。毛主席寫了《人的正確思想是從那堥茠滿H》這篇著名論文和其他文件,批判了劉少奇的資產階級唯心論和形而上學,批判了劉少奇控制的文藝部門“至今還是‘死人’統治著”,文化部“如不改變,就改名帝王將相部,才子佳人部,或者外國死人部。”衛生部也應改名“城市老爺衛生部”。在毛主席的號令下,無產階級首先在京劇、芭蕾舞、交響音樂這些被地主資產階級看作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域,發動了革命。這是一場短兵相接的搏鬥。儘管劉少奇一夥千方百計地對抗、破壞,無産階級經過艱苦戰鬥,終於取得了重要的戰果。一批光輝的革命樣板戲出現了,工農兵的英雄形象終於在舞臺上站起來了。接著,毛主席又發動了對《海瑞罷官》等大毒草的批判,鋒芒所向,直指修正主義集團的巢穴——劉少奇控制下的那個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即舊北京市委。

  毛主席親自主持制定的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的《通知》,爲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確定了理論、路線、方針和政策,成爲整個運動的偉大綱領。這個《通知》徹底批判了劉少奇資產階級司令部爲鎮壓這場大革命而抛出的“二月提綱”,號召全黨和全國人民把鬥爭的矛頭指向混進黨內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要特別注意揭發“現正睡在我們的身旁”的“赫魯雪夫那樣的人物”。這是向全國人民發出的開展政治大革命的偉大動員令。這個《通知》決定成立的中央文化革命小組,堅決執行了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

  在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的指引下,廣大的革命群衆投入了戰鬥。北京大學寫了一張回應中央號召的大字報。批判資產階級反動思想的大字報迅速佈滿全國。接著,一批批紅衛兵起來了,革命的青少年成了勇敢的闖將。劉少奇集團亂了手腳,慌忙抛出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殘酷地鎮壓青年學生的革命運動。但這並沒有爲他們爭得多少苟延殘喘的時間。毛主席主持召開了黨的八屆十一中全會。全會通過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這個綱領性文件。毛主席發表了《炮打司令部》的大字報,揭開了劉少奇這個資產階級司令部的蓋子。毛主席在給紅衛兵的信中指出:紅衛兵的革命行動,“說明對一切剝削壓迫工人、農民、革命知識份子和革命黨派的地主階級、資產階級、帝國主義、修正主義和他們的走狗,表示憤怒和申討,說明對反動派造反有理,我向你們表示熱烈支援。”接著,毛主席在首都天安門,八次接見了來自全國的一千三百萬紅衛兵和其他革命群衆,鼓舞了全國人民的革命鬥志。革命的工人運動、農民運動,以及機關革命幹部的運動,迅速地發展起來了。大字報更多了,好象燎原烈火,萬炮齊鳴,“對反動派造反有理”的口號響徹全國。億萬群衆炮打劉少奇資產階級司令部的戰鬥,轟 轟烈烈地展開了。

  任何反動階級都決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臺。當革命觸動到資產階級竊取的那一部分權力時,階級鬥爭更尖銳了。在劉少奇已經垮臺以後,劉少奇修正主義集團及其在各地的代理人,不斷地變換手法,抛出什麽“懷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形“左”實右的口號,妄圖繼續打擊一大片,保護他們一小撮。他們還分裂革命群衆,操縱和蒙蔽一部分群衆,保護他們自己。而當無產階級革命派粉碎了這些陰謀以後,他們又來了一次倡狂反撲,這就是一九六六年冬季到一九六七年春季出現的那股逆流。

  這股逆流,矛頭對著以毛主席爲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它的總綱領就是一條:推翻黨的八屆十一中全會通過的決議,替已經被打倒的以劉少奇爲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翻案,替已經被廣大群衆批臭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翻案,對於革命群衆運動進行鎮壓和報復。但是,這股逆流受到了毛主席的嚴肅批判和廣大革命群衆的抵制,它終究阻擋不住革命群衆運動的主流奔騰前進。

  革命運動的幾次曲折和反復,使廣大群衆進一步懂得了政權的重要性:劉少奇一夥所以能幹壞事,主要是因爲他們竊取了無產階級在許多單位和地方的權力;革命群衆所以受壓,主要是因爲那堛瘍v力不在無產階級手堙C有些單位,形式上是社會主義所有制,實際的領導權被一小撮叛徒、特務、走資派所篡奪,或者仍然在原來的資本家手堙C特別是當走資派藉口“抓生産”來壓革命的陰謀遭到失敗,刮起罪惡的反革命經濟主義妖風的時候,廣大群衆更加懂得了:只有把失去的權力奪回來,才能從根本上打敗走資派。具有革命傳統的上海工人階級,在毛主席和以毛主席爲首的無産階級司令部的領導和支援下,挺身而出,同廣大革命群衆、革命幹部聯合起來,於一九六七年一月自下而上地奪了舊市委、舊市人委中走資派的權力。

  毛主席及時地總結了上海一月革命風暴的經驗,號召全國:“無產階級革命派聯合起來,向黨內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奪權!”接著,毛主席又發出了“人民解放軍應該支援左派廣大群衆”的指示。毛主席繼續總結了黑龍江等一些省、市的經驗,確定了建立有革命幹部的代表、人民解放軍的代表和革命群衆代表參加的、實行革命三結合的革命委員會的方針和政策,推動了全國的奪權鬥爭。

  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之間奪權和反奪權的鬥爭,是生死存亡的鬥爭。從一九六七年上海一月革命風暴到一九六八年九月西藏、新疆成立革命委員會,其間有一年零九個月的時間,兩個階級、兩條路線進行了反復的政治較量,無產階級思想和非無產階級思想展開了劇烈的鬥爭,出現了極其複雜的情況。正如毛主席指出的:“過去我們南征北戰,那種戰爭好打。因爲敵人清楚。這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比那種戰爭困難得多。”“問題就是犯思想錯誤的,同敵我矛盾的,混合在一起,一時還搞不清楚。”但是,依靠毛主席的英明領導,我們終於克服了這種困難。一九六七年夏季,毛主席視察了大江南北,作了極其重要的指示,引導廣大革命群衆逐步地分清了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進一步實現了革命的大聯合和革命的三結合,把小資產階級思想引導到無產階級革命的軌道。使這場鬥爭的過程,只是亂了敵人,鍛煉了廣大群衆。

  潛伏在群衆中的一小撮叛徒、特務,沒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壞、右分子,現行反革命分子,資產階級野心家、兩面派,他們不到一定的氣候是不暴露的。一九六七年夏季和一九六八年春季,他們從右的方面和極“左”的方面又刮起了一股反動的翻案邪風。他們的矛頭指向以毛主席爲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指向人民解放軍,指向新生的革命委員會,同時挑動群衆鬥群衆,組織反革命陰謀集團,妄圖向無產階級進行反奪權。但是,這一小撮壞人,終於同他們的頭子劉少奇一樣被揭露出來。這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一個重大的勝利。

 

三、關於認真搞好鬥、批、改

  這場上層建築領域中的大革命,同一切革命一樣,根本問題是政權問題,是領導權掌握在哪個階級手堛滌暋D。全國各省、市、自治區(除臺灣省外)成立了革命委員會,標誌著這個革命取得了偉大的、決定性的勝利。但是革命並沒有結束。無產階級需要繼續前進,“認真搞好鬥、批、改”,把上層建築領域中的社會主義革命進行到底。

  毛主席指出:“建立三結合的革命委員會,大批判,清理階級隊伍,整黨,精簡機構、改革不合理的規章制度、下放科室人員,工廠堛滌哄B批、改,大體經歷這麽幾個階段。”我們要按照毛主席的指示,一個一個工廠,一個一個學校,一個一個公社,一個一個單位,深入細緻地、踏踏實實地、合理地完成這些任務。

  革命委員會的工作,千頭萬緒,必須抓根本,必須把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放在各項工作的首位,用毛澤東思想統帥一切。幾十年來,毛主席的思想一直指引著全黨和全國人民革命的方向。但是,由於劉少奇一夥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封鎖毛主席的指示,廣大革命群衆難以直接聽到毛主席的聲音。這場大革命的風暴摧毀了那些大大小小的閻王殿,使毛主席的思想直接同廣大革命群衆見面,這是一個偉大的勝利。毛澤東思想在一個七億人口的大國中,得到這樣廣泛的普及,是這次無産階級文化大革命最大的收穫。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億萬人民《毛主席語錄》隨身帶、認真學、認真用;最新指示一發表,立即宣傳,立即行動,這種最寶貴的作風,必須鞏固下來,堅持下去。要深入開展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群衆運動,繼續辦好各種類型的毛澤東思想學習班,按照毛主席一九六六年的《五·七指示》,把我們全國真正辦成毛澤東思想大學校。

  一切革命的同志必須清醒地看到:思想政治領域中的階級鬥爭是決不會停止的。決不因爲我們奪了權,無産階級同資產階級的鬥爭就消失了。我們必須繼續高舉革命大批判的旗幟,用毛澤東思想批判資產階級,批判修正主義,批判各種違反毛主席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的右的或極“左”的錯誤思想,批判資產階級個人主義,批判“多中心即無中心論”。我們要繼續把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搞的那一套買辦洋奴哲學、爬行主義批倒批臭,把毛主席“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思想在廣大幹部和群衆中牢固地確立起來,保證我們的事業繼續沿著毛主席指出的方向前進。

  毛主席指出:“革命委員會要實行一元化的領導,打破重疊的行政機構,精兵簡政,組織起一個革命化的聯繫群衆的領導班子。”這是促使上層建築更好地爲社會主義經濟基礎服務的一項根本原則。重疊的脫離群衆的行政機構,壓制、束縛群衆革命積級性的繁瑣哲學,講究排場、追求形式的地主資產階級作風,都是破壞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是有利於資本主義而不利於社會主義的。各級國家權力機關以及其他組織,都要根據毛主席的指示,密切聯繫群衆,首先是密切聯繫工人階級和貧下中農等基本群衆。新老幹部都要經常掃除官僚主義的灰塵,不要染上“做官當老爺”的惡習。要堅持節約鬧革命,勤儉辦一切社會主義事業,反對鋪張浪費,警惕資產階級糖衣炮彈的襲擊。要堅持幹部參加集體生産勞動的制度。要關心人民群衆的生活。要按照毛主席的教導,親自做調查研究工作,解剖一個到幾個麻雀,不斷總結經驗。要經常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按照毛主席關於革命接班人的五個條件,“鬥私,批修”,認真改造自己的世界觀。

  人民解放軍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堅強支柱。毛主席多次指出:從馬克思主義觀點看來,國家的主要成份是軍隊。毛主席親自締造和領導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是工農的子弟兵,是無產階級的軍隊,在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的鬥爭中,在保衛祖國、抗美援朝、碎粉帝、修、反的侵略的鬥爭中,立下了偉大的歷史功績。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大批指戰員參加三支兩軍(即支援工業,支援農業,支援左派廣大群衆,軍事管制,軍政訓練),軍隊代表參加三結合,受到了階級鬥爭的鍛煉,密切聯繫了群衆,促進了軍隊的思想革命化,爲人民立了新功。這也是最好的戰備。

我們要發揚“擁政愛民”、“擁軍愛民”的光榮傳統,加強軍民團結,加強民兵建設,加強國防建設,把各項工作做得更好。三年來,叛徒、特務、死不改悔的走資派、反革命分子企圖破壞我們這一支偉大的人民軍隊,沒有能夠得逞,就是因爲人民擁護了軍隊,軍隊保護了人民的緣故。 

  在上層建築領域中,文化、藝術、教育、新聞、衛生等部門占著極其重要的地位。七屆二中全會就決定了“必須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階級”的路線。這一次,在毛主席“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的號令下,無產階級革命的主力軍工人階級和它的鞏固的同盟軍貧下中農,登上了上層建築的鬥、批、改的政治舞臺。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七日起,工人階級浩浩蕩蕩地開進了長期被那些走資派統治的場所,開進了一切知識份子成堆的地方,這是一個偉大的革命行動。無產階級能不能把文化教育陣地牢固地佔領下來,用毛澤東思想把它們改造過來,是能不能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的關鍵問題。毛主席非常重視這方面的工作,親自抓典型,爲我們樹立了光輝的榜樣。我們一定要克服某些同志輕視思想文教戰線的錯誤傾向,緊跟毛主席,做持久的艱苦細緻的工作。“工人階級也應當在鬥爭中不斷提高自己的政治覺悟”,總結領導上層建築鬥、批、改的經驗,把這條戰線的仗打好。

 

四、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政策

  爲了繼續進行上層建築領域中的革命,必須認真執行毛主席的各項無產階級政策。

  在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的《通知》和八月的《十六條》中,早已對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政策作了明確規定。毛主席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批、改階段,要認真注意政策”等一系列最新指示,更把各項政策具體化了。

  當前的主要問題是落實。

  黨的各項政策,包括知識份子政策,幹部政策,對“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政策,對待群衆組織的政策,對敵鬥爭的政策,經濟政策等等,總的題目就是正確處理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這兩類不同性質矛盾的問題。

  從舊學校中培養的知識份子,多數或大多數是能夠或者願意同工農兵結合的。應當在毛主席正確路線指引下,由工農兵給他們以“再教育”,對於那些結合得好的,對於那些積極上山下鄉的紅衛兵和知識青年,要予以鼓勵。

  毛主席多次教育我們:“要擴大教育面,縮小打擊面”,要“實行馬克思所說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無產階級自己的教導”。對於犯錯誤的人,必須著重於教育和再教育,做耐心的細緻的思想政治工作,真正“實行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方針,藉以達到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團結同志這樣兩個目的。”對於犯走資派錯誤的好人,在他們提高了覺悟,並得到群衆的諒解以後,應當及時解放他們,分配適當的工作,並鼓勵他們到工農群衆中去,改造世界觀。對於那些略有進步、開始有了一些覺悟的人們,就要從團結的觀點出發,繼續給以幫助。毛主席最近指出:“無產階級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個階級。是思想上、政治上、力量上最強大的一個革命階級,它可以而且必須把絕大多數的人團結在自己的周圍,最大限度地孤立和打擊一小撮敵人。”

  在對敵鬥爭中,必須執行毛主席歷來主張的“利用矛盾,爭取多數,反對少數,各個擊破”的政策。“要重證據,重調查研究,嚴禁逼、供、信。”要執行毛主席關於“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和“給出路”的政策。我們主要依靠廣大人民群衆對敵人實行專政。對於在清理階級隊伍的運動中查出的壞人或可疑分子,除確有證據的殺人、放火、放毒等現行反革命分子,應當依法處理外,都應當採取“一個不殺、大部不抓”的政策。

  對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或一批二看,或一批二用,或一批二養,總之,批判思想,給以出路。把這一部分敵我矛盾當作人民內部矛盾處理,有利於鞏固無産階級專政,有利於分化瓦解敵人。

  落實黨的各項政策,要具體地研究本單位的情況。凡是革命大聯合還不夠鞏固的地方,應當幫助廣大革命群衆在革命的原則下,實行按系統、按行業、班級的革命大聯合,團結起來,共同對敵。凡是階級隊伍還沒有清理、或者剛剛開始清理的單位,必須按照黨的政策,抓緊做好。已經清理得差不多了的單位,應當根據毛主席對鬥、批、改各個階段的指示,抓緊其他各項工作。同時,要密切注意階級鬥爭的新動向。壞人又囂張起來怎麽辦?毛主席有一句名言:“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階級敵人如果再興風作浪,發動群衆把他們再一次鬥倒就是了。

  正如《十六條》中指出的那樣:“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使我國社會生産力發展的一個強大的推動力。”我國農業生産連年獲得豐收,工業生産、科學技術也出現了一片蓬蓬勃勃的局面,廣大勞動人民革命和生産的積極性空前高漲,許多工礦企業不斷刷新生産紀錄,創造了歷史上最高生産水平,技術革命正在不斷發展。市場繁榮,物價穩定。到一九六八年底,我們全部還清了公債。我國已經成爲一個既無內債,又無外債的社會主義國家。

  “抓革命,促生産”,這個方針是完全正確的,它正確地回答了革命和生産,精神和物質,上層建築和經濟基礎,生產關係和生産力之間的關係。毛主席總是教育我們:“政治工作是一切經濟工作的生命線。”列寧曾經這樣痛斥那些反對從政治上看問題的機會主義者:“政治同經濟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這一點,就是忘記了馬克思主義的最起碼的常識。”列寧又指出:如果把政治同經濟平列起來,也是“忘記了馬克思主義的最起碼的常識。”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不搞上層建築的革命,不發動廣大工農群衆,不批判修正主義路線,不把一小撮叛徒、特務、走資派,反革命分子揭露出來,不鞏固無產階級的領導權,怎麽可能進一步鞏固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進一步發展社會主義的生産力呢?這並不是以革命代替生産,而是要用革命統帥生産,促進生産,帶動生産。我們必須根據毛主席“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根據“備戰、備荒、爲人民”的偉大戰略思想,“以農業爲基礎、工業爲主導”等一系列方針,進行調查研究,積極而又穩妥地解決經濟戰線上鬥、批、改的許多政策問題。要充分發揮各族人民群衆的革命積極性和創造性,狠抓革命,猛促生産,完成和超額完成發展國民經濟的計劃。可以斷定,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偉大勝利,必將繼續促使經濟戰線和我們整個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出現新的躍進。

 

五、關於我國革命的最後勝利

  我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勝利,確實是偉大的。但是,決不能認爲可以高枕無憂了。毛主席在一九六八年十月的一次談話中指出:“我們已經取得了偉大的勝利。但是,失敗的階級還要掙扎。這些人還在,這個階級還在。所以,我們不能說最後的勝利。幾十年都不能說這個話。不能喪失警惕。按照列寧主義的觀點,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最後勝利,不但需要本國無產階級和廣大人民群衆的努力,而且有待於世界革命的勝利,有待於在整個地球上消滅人剝削人的制度,使整個人類都得到解放。因此,輕易地說我國革命的最後勝利,是錯誤的,是違反列寧主義的,也是不符合事實的。”階級鬥爭還是會有反復的。我們千萬不能忘記階級鬥爭,千萬不能忘記無產階級專政。在當前落實政策過程中,仍然存在兩條路線的鬥爭,存在來自“左”的或右的方面的干擾。做好鬥、批、改各個階段的工作,還要費很大的氣力。我們要緊跟毛主席,緊緊地依靠廣大革命群衆,克服前進道路上的困難和曲折,奪取社會主義事業的更大勝利。

六、關於黨的整頓和建設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勝利,爲我們在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如何進行黨的建設,提供了寶貴的經驗。正如毛主席向全黨指出的那樣:“黨組織應是無產階級先進分子所組成,應能領導無產階級和革命群衆對於階級敵人進行戰鬥的朝氣蓬勃的先鋒隊組織。”毛主席的指示,確定了我們整黨建黨的政治方向。

  中國共產黨是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培育下建設起來的黨。從一九二一年誕生以來,我們的黨,經歷了武裝奪取政權和鞏固無產階級專政的長期鬥爭。在毛主席領導下,我們黨始終站在革命戰爭和革命鬥爭的最前線。正是在毛主席的正確路線指引下,在國內外敵人極其強大、情況十分複雜的環境中,我們黨領導了中國無産階級和廣大人民群衆,堅持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方針,堅持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前仆後繼,英勇奮鬥,才使黨從最初只有幾十個成員的共産主義小組,發展成今天領導著強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黨。我們深深懂得,離開了人民的武裝鬥爭,就沒有今天的中國共產黨,就沒有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要永遠記住毛主席的教導:“這個拿血換來的經驗,全黨同志都不要忘記。”

  中國共產黨的一切成就,都是毛主席英明領導的結果,都是毛澤東思想的勝利。半個世紀以來,毛主席在領導中國各族人民完成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鬥爭中,在領導我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鬥爭中,在當代國際共産主義運動反對帝國主義、反對現代修正主義、反對各國反動派的偉大鬥爭中,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和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在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和哲學等各個方面,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毛澤東思想是在帝國主義走向全面崩潰、社會主義走向全世界勝利的時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我們黨的全部歷史,證明了一條真理:離開了毛主席的領導,離開了毛澤東思想,我們的黨就受挫折,就失敗;緊跟毛主席,照毛澤東思想辦事,我們的黨就前進,就勝利。我們要永遠記住這個經驗。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誰反對毛主席、誰反對毛澤東思想,就全黨共討之,全國共誅之。

  毛主席在談到整黨建黨的時候,曾經這樣說過:“一個人有動脈,靜脈,通過心臟進行血液迴圈,還要通過肺部進行呼吸,呼出二氧化碳,吸進新鮮氧氣,這就是吐故納新。一個無產階級的黨也要吐故納新,才能朝氣蓬勃。不清除廢料,不吸收新鮮血液,黨就沒有朝氣。”毛主席用這個生動的比喻,講出了黨內矛盾的辯證法。“事物的矛盾法則,即對立統一的法則,是唯物辯證法的最根本的法則”。黨內兩條路線的對立和鬥爭,是社會階級矛盾和新舊事物矛盾在黨內的反映。黨內如果沒有矛盾和解決矛盾的鬥爭,沒有吐故納新,黨的生命也就停止了。毛主席關於黨內矛盾的理論,是今後進行整黨建黨的根本指導思想。

  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就是毛主席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路線,同黨內右的和“左”的機會主義路線鬥爭的歷史。在毛主席的領導下,我們黨戰勝了陳獨秀的右傾機會主義路線,戰勝了瞿秋白、李立三的“左”傾機會主義路線,戰勝了王明的先是“左”傾後是右傾的機會主義路線,戰勝了張國燾的分裂紅軍的路線,戰勝了彭德懷、高崗、饒漱石等人的右傾機會主義的反黨聯盟,經過長期鬥爭,又粉碎了劉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義路線。我們黨正是在兩條路線鬥爭中,特別是在戰勝了對黨危害最大的陳獨秀、王明、劉少奇這三個叛徒集團的鬥爭中,鞏固、發展、壯大起來的。

  在無產階級專政的新的歷史時期,無產階級的專政和對一切工作的領導,是經過無產階級先鋒隊共產黨實現的。離開了無產階級專政,離開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就不能正確地解決黨的建設問題,建設一個什麽樣的黨和怎樣建設黨的問題。

  劉少奇的修正主義建黨路線,正是從根本上背叛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學說和黨的建設的理論。當中國的社會主義革命深入發展、階級鬥爭異常激烈的重要時刻,劉少奇又重新出版了他的黑《修養》,其目的就是爲了推翻我國的無產階級專政,復辟資產階級專政。劉少奇在抄錄我們在前面引證過的列寧關於無産階級專政必要性的那一段話時,再一次故意刪去了“無産階級專政是必要的”這個最重要的結論,明確地暴露了他自己背叛無產階級專政的反革命面目。劉少奇還繼續散佈“階級鬥爭熄滅論”、“馴服工具論”、群衆落後論”、“入黨作官論”、“黨內和平論”、“公私溶化論”(即“吃小虧占大便宜”)等等反動謬論,就是妄圖腐蝕和瓦解我們的黨,使黨員越養”越“修”,使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黨“和平演變”爲修正主義的黨,使無產階級專政“和平演變”爲資產階級專政。我們應當繼續開展革命大批判,徹底肅清它的惡劣影響。

  這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我們黨的歷史上一次最廣泛、最深刻的整黨運動。各級黨組織,廣大的共産黨員,經受了兩條路線的劇烈鬥爭,經受了大規模階級鬥爭的考驗,經受了黨內外革命群衆的審查。使黨員和幹部經了風雨,見了世面,提高了階級覺悟和兩條路線鬥爭的覺悟。這場大革命告訴我們:在無產階級專政下,我們必須向廣大黨員進行階級、階級鬥爭、兩條路線

鬥爭和繼續革命的教育。必須在黨內外進行反對修正主義的鬥爭,把叛徒、特務和代表剝削階級利益的分子清除出黨,把大風大浪中經過考驗的真正的無產階級先進分子吸收入黨。必須努力使各級黨組織的領導權真正掌握在馬克思主義者手堙C必須使黨員真正做到理論聯繫實際,密切聯繫群衆,勇於批評和自我批評。必須使黨員永遠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和艱苦奮鬥的作風。只有這樣,黨才能夠領導無產階級和革命群衆把社會主義革命進行到底。

  毛主席教導我們:“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一個路線,一種觀點,要經常講,反復講。只給少數人講不行,要使廣大革命群衆都知道。”對這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基本經驗的學習和宣傳,對兩條路線鬥爭史的學習和宣傳,對毛主席關於在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學說的學習和宣傳,都不能只進行一次,而要反復講,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只有這樣,才能使錯誤路線和錯誤傾向剛冒頭時,就受到廣大黨員和人民群衆的批判和抵制,保證我們黨始終沿著毛主席指出的正確航道勝利前進。

  黨的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的一項重要議程,是修改黨的章程。中央已將黨章草案提請大會討論。這個草案是全黨和全國革命群衆共同參加起草的。從一九六七年十一月,毛主席提出由基層黨組織參加修改黨章以來,中央收到了幾千份草案。黨的八屆擴大的十二中全會在這個基礎上,制定了黨章草案以後,全黨、全軍、全國廣大革命群衆又一次進行了熱烈的認真的討論。可以說,新黨章草案是偉大領袖毛主席的英明領導和廣大群衆相結合的産物,反映了全、全軍、全國廣大革命群衆的意志,是黨一貫堅持的民主集中制和群衆路線的生動表現。特別重要的是,黨章草案重新明確規定了黨的指導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這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粉碎劉少奇修正主義建黨路線的偉大勝利,是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中央相信,經過代表大會討論和通過以後,我們的黨一定能夠按照新黨章的規定,建設得更加偉大、更加光榮、更加正確。

 

七、關於我國和外國的關係

  在這堙A我們還要著重地說一說我國和外國的關係問題。

  世界無產階級和被壓迫人民、被壓迫民族的革命鬥爭,從來都是相互支援的。對我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阿爾巴尼亞勞動黨和一切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兄弟黨和兄弟組織,全世界的廣大無產階級和革命人民,許多友好國家、友好團體和人士,都給了我們熱情的讚揚和支援。我在此代表偉大領袖毛主席和黨的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向他們表示深切的感謝。我們堅決保證: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一定要履行自己的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義務,同他們一道,把反對帝國主義、反對現代修正主義、反對各國反動派的偉大鬥爭,進行到底。

  當前世界的總趨勢,還是毛主席說的那兩句話:“敵人一天天爛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一方面,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各國人民的革命運動蓬勃高漲。越南南方、老撾、泰國、緬甸、馬來亞、印度尼西亞、印度、巴勒斯坦和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其他國家和地區人民的武裝鬥爭日益壯大。“槍桿子堶悼X政權”的真理日益爲廣大被壓迫人民、被壓迫民族所掌握。日本、西歐、北美資本主義“心臟”地區,暴發了空前巨大的革命群衆運動。越來越多的人民正在覺醒。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兄弟黨和兄弟組織,正在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同本國具體革命實踐相結合的過程中,逐步發展起來。另一方面,美帝國主義和蘇修社會帝國主義,陷於政治經濟的危機,內外交困,走投無路。他們妄想重新瓜分世界,既互相勾結,又互相爭奪。在反華、反共、反人民、鎮壓民族解放運動和進行侵略戰爭方面,他們互相配合,狼狽爲奸。在爭奪原料、市場、附庸國、戰略要地和勢力範圍方面,他們勾心鬥角,互相傾軋。他們爲了實現各自的野心,都在擴軍備戰。

  列寧曾經指出:帝國主義就是戰爭。“在生産資料私有制還存在的這種經濟基礎上,帝國主義戰爭是絕對不可避免的。”列寧進一步指出:“帝國主義戰爭是社會主義革命的前夜。”列寧的這些科學論斷並沒有過時。

  毛主席最近指出:“關於世界大戰問題,無非是兩種可能:一種是戰爭引起革命,一種是革命制止戰爭。”這是因爲,當代的世界存在著四大矛盾:被壓迫民族同帝國主義、社會帝國主義的矛盾;資本主義、修正主義國家內部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的矛盾;帝國主義國家同社會帝國主義國家之間、帝國主義各國之間的矛盾;社會主義國家同帝國主義、社會帝國主義之間的矛盾。

這些矛盾的存在和發展,必然要引起革命。根據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經驗,可以斷定,如果帝、修、反把第三次世界大戰強加在世界人民頭上,那只會大大加速這些矛盾的發展,推動全世界人民起來革命,把一切帝、修、反統統送進墳墓。

  毛主席教導我們:“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在戰略上我們要藐視一切敵人,在戰術上我們要重視一切敵人。”毛主席指出的這個偉大的真理,鼓舞了全世界人民的革命鬥志,指引著我們在同帝、修、反的鬥爭中不斷取得勝利。

  美帝國主義紙老虎的本質早已被全世界人民戳穿了。美帝國主義這個全世界人民最兇惡的敵人,越來越走下坡路。尼克松上臺以後,面臨著千瘡百孔的爛攤子和無法擺脫的經濟危機,面臨著全世界人民和國內人民群衆的巨大反抗,面臨著帝國主義國家四分五裂、美帝的指揮棒越來越不靈的困難局面。尼克松拿不出任何解決問題的辦法,只好同他的前任一樣,繼續玩弄反革命的兩手,表面上裝出一副“愛好和平”的樣子,實際上更大規模地擴軍備戰。美國的軍費開支,逐年增加。美帝國主義至今還霸佔著我國領土臺灣。它把侵略軍隊派到很多國家,還在世界各地搞了成百成千的軍事基地和軍事設施。它搞了那麽多飛機、大炮,那麽多核彈、導彈。這一切,是爲了什麽?是用來嚇唬人民、鎮壓人民、屠殺人民、霸佔世界的。而這樣做的結果,就使它到處陷入與人民爲敵的地位,陷入全世界廣大無產階級和人民群衆的包圍和痛擊之中,並且必將在全世界引起更大規模的革命。

  蘇修叛徒集團也是紙老虎。它的社會帝國主義的面目,暴露得越來越清楚了。還在赫魯雪夫修正主義剛剛冒頭的時候,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就看到了現代修正主義對世界革命事業的嚴重危害。毛主席領導全黨,同以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恩維爾·霍查同志爲首的阿爾巴尼亞勞動黨和全世界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一道,從思想上、理論上、政治上,同以蘇修爲中心的現代修正主義進行了堅決的鬥爭,使全世界人民在鬥爭中逐步學會區別真假馬克思列寧主義、真假社會主義,使赫魯曉夫修正主義宣告破産。同時,毛主席領導我們黨,堅決批判了劉少奇投降帝、修、反,撲滅各國革命運動的修正主義路線,摧毀了劉少奇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履行了我們黨的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義務。

  勃列日涅夫上臺以後,蘇修叛徒集團的指揮棒越來越不靈,內外困難越來越嚴重,就更加瘋狂地實行社會帝國主義、社會法西斯主義。對內,加緊鎮壓蘇聯人民,加緊全面復辟資本主義。對外,加緊勾結美帝,加緊鎮壓各國人民的革命鬥爭,加緊控制和剝削東歐各國和蒙古人民共和國,加緊同美帝爭奪中東和其他地區,加緊對我國的侵略威脅。派幾十萬軍隊佔領捷克斯洛伐克,對我國領土珍寶島進行武裝挑釁,就是蘇修最近的兩次醜惡表演。爲了替它的侵略和掠奪作辯護,它鼓吹什麽“有限主權論”、“國際專政論”、“社會主義大家庭論”。這一套是什麽意思呢?就是說,你的主權是“有限”的,他的主權是無限的。你不服從嗎?他就對你實行“國際專政”即對各國人民專政,以便組成新沙皇統治的“社會主義大家庭”即社會帝國主義殖民地,如同希特勒的“歐洲新秩序”、日本軍國主義的“大東亞共榮圈”、美國的“自由世界大家庭”一樣。列寧痛斥第二國際的叛徒們,是“口頭上的社會主義實際上的帝

國主義,即機會主義變成了帝國主義。”這完全適用于今天由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組成的蘇修叛徒集團。我們堅信: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蘇聯無產階級和廣大人民,一定會  起來推翻這一小撮叛徒集團。正如毛主席指出的:“蘇聯是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共產黨是列寧創造的黨。雖然,蘇聯的黨和國家的領導現在被修正主義者篡奪了,但是,我勸同志們堅決相信,蘇聯廣大的人民、廣大的黨員和幹部,是好的,是要革命的,修正主義的統治是不會長久的。”

  由於蘇聯政府一手製造了武裝侵犯我國領土珍寶島的事件,中蘇邊界問題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中蘇邊界問題,同我國和其他一些鄰國之間的邊界問題一樣,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對這些問題,我們黨和我國政府一貫主張通過外交途徑進行談判,求得公平合理的解決。在解決以前,維持邊界現狀,避免衝突。根據這個主張,我國先後同緬甸、尼泊爾、巴基斯坦、蒙古、阿富汗等

鄰國圓滿地解決了同他們的邊界問題。只有蘇聯、印度同我國的邊界問題,至今沒有解決。

  中印邊界問題,我國政府同印度政府進行過多次談判。由於印度反動政府繼承英帝國主義的侵略政策,不僅要我們承認舊中國歷屆反動政府都沒有承認的非法的“麥克馬洪線”,而且還妄圖進一步侵佔一直在我國管轄之下的阿克賽欽地區,從而破壞了中印邊界談判,這是大家都清楚的。

  中蘇邊界問題,是沙俄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造成的。十九世紀下半葉,那時中俄兩國人民都處於無權的地位,沙皇政府採取了帝國主義瓜分中國的侵略行動,強加給中國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割去了大片中國領土,還在許多地方越過不平等條約規定的邊界線,進一步侵占中國領土。這種強盜行徑,曾經遭到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的憤怒譴責。一九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偉大列寧領導的蘇維埃政府鄭重宣佈:“以前俄國歷屆政府同中國訂立的一切條約全部無效,放棄以前奪取中國的一切領土和中國境內的一切俄國租界,並將沙皇政府和俄國資產階級殘暴地從中國奪取的一切,都無償地永久地歸還中國。”由於當時的歷史條件,列寧的這個無產階級政策,沒有能夠得到實現。

  我國政府本著對邊界問題的一貫立場,早在一九六○年八月二十二日和九月二十一日就先後兩次主動向蘇聯政府建議舉行談判,解決中蘇邊界問題。一九六四年,中蘇雙方在北京開始談判。儘管有關目前中蘇邊界的條約是沙皇強加給中國人民的不平等條約,我們從維護中蘇兩國人民革命友誼的願望出發,仍然主張以這些條約爲基礎解決邊界問題。但是,蘇修叛徒集團背叛列寧的無產階級政策,堅持新沙皇的社會帝國主義立場,拒不承認這些條約是不平等的,還堅持要我國承認他們違約侵佔和企圖侵佔的中國領土都是屬於蘇聯的。蘇聯政府這種大國沙文主義和社會帝國主義的立場,使談判遭到了破壞。

  勃列日涅夫上臺以後,蘇修叛徒集團變本加厲地破壞邊界現狀,一再挑起邊界事端,槍殺我手無寸鐵的漁民、農民,侵犯我國主權。最近,他們更連續武裝侵犯我國領土珍寶島。我邊防部隊忍無可忍,實行自衛還擊,給了侵略者應有的打擊,勝利地保衛了我國神聖的領土。爲了擺脫他們的狼狽處境,三月二十一日,柯西金提出要同我國領導人通電話。三月二十二日,我國政府立即用備忘錄答復他們,說明“從當前中蘇兩國關係來說,通過電話的方式進行聯繫,已不適用。如果蘇聯政府有什麽話要說,請通過外交途徑正式向中國政府提出。”三月二十九日,蘇聯政府發表聲明,一方面仍然堅持其頑固的侵略者的立場,一方面表示願意恢復“協商”。對此,我國政府正在考慮給予答復。

  我們黨和政府的對外政策是一貫的,這就是:在無産階級國際主義的原則下,發展同社會主義國家之間的友好互助合作關係;支援一切被壓迫人民和被壓迫民族的革命鬥爭;在相互尊重領土完整和主權、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爭取和社會制度不同的國家和平共處,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政策和戰爭政策。我們的無產階級對外政策,不是一時的權宜之計,而是長期堅持實行的政策。我們過去是這樣做的,今後也仍然堅持這樣做。

  我們歷來主張,各國的內部事務由各國人民自己來解決。不論大國、小國,大黨、小黨,都必須把相互關系建立在平等、互不干涉內政的原則上。中國共產黨爲了維護這些馬克思列寧主義原則,同蘇修叛徒集團醜惡的大國沙文主義,進行了長期的鬥爭,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蘇修叛徒集團口口聲聲“兄弟黨”、“兄弟國家”,實際上把自己當作老子黨,當作可以任意侵佔別國領土的新沙皇。他們不但對於中國共產黨、阿爾巴尼亞勞動黨等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黨進行破壞和顛覆,而且對於一切略有不同意見的黨,對於他們的所謂“社會主義大家庭”中一切略有不同意見的國家,都擺出一副兇惡的架子,進行鎮壓、破壞、顛覆,甚至出兵侵佔他們的所謂“兄弟國家”,綁架他們的所謂“兄弟黨”的成員,無所不爲。他們這種法西斯主義的強盜行爲,決定了他們必然覆滅的下場。

  美帝、蘇修總想“孤立”中國,這是中國的光榮。他們倡狂反華,動不了我們一根毫毛,反而激發我國人民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奮發圖強;反而向全世界證明:中國同美帝、蘇修劃清了界限。今天,決定世界命運的,不是帝、修、反,而是無產階級和各國革命人民。各國由無產階級先進分子所組成的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黨和組織,是新生的力量,有無限廣闊的前途。中國共產黨堅決同他們團結在一起,戰鬥在一起。我們堅決支援阿爾巴尼亞人民的反帝反修鬥爭,堅決支援越南人民把抗美救國戰爭進行到底,堅決支援老撾、泰國、緬甸、馬來亞、印度尼西亞、印度、巴勒斯坦和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其他國家和地區人民的革命鬥爭,堅決支援美國無產階級、青年學生、黑人群衆反對美國統治集團的正義鬥爭,堅決支援蘇聯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推翻蘇修叛徒集團的正義鬥爭,堅決支援捷克斯洛伐克和其他各國人民反對蘇修社會帝國主義的正義鬥爭,堅持支援日本、西歐和大洋洲各國人民的革命鬥爭,堅決支持世界各國人民的革命鬥爭,堅決支援一切反抗美帝、蘇修侵略和壓迫的正義鬥爭。所有受到美帝、蘇修侵略、控制、干涉和欺負的國家和人民聯合起來,結成最廣泛的統一戰線,打倒我們共同的敵人!

  我們決不可因爲勝利,放鬆自己的革命警惕性,決不可以忽視美帝、蘇修發動大規模侵略戰爭的危險性。我們要作好充分準備,準備他們大打、準備他們早打。準備他們打常規戰爭,也準備他們打核大戰。總而言之,我們要有準備。毛主席早就說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他們一定要打,我們奉陪到底。中國革命的勝利是打出來的。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經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鍛煉的億萬中國人民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下定決心,並且充滿了勝利信心,一定要解放自己的神聖領土臺灣,一定要把一切敢於來犯的侵略者,堅決徹底乾淨全部消滅之!

  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指出:“蘇修、美帝狼狽爲奸,做了這麽多的壞事、醜事,全世界革命人民是不會饒過他們的。世界各國人民正在起來。一個反對美帝、蘇修的歷史新時期已經開始。”不論是戰爭引起革命,還是革命制止戰爭,美帝、蘇修的日子不會太長了!全世界無産者聯合起來!全世界無產階級和被壓迫人民、被壓迫民族聯合起來!埋葬美帝、蘇修和他們的走狗!

 

  八、全黨、全國人民團結起來,爭取更大的勝利

  黨的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是在我們黨的歷史發展的重要時刻,在我國無產階級專政鞏固和發展的重要時刻,在世界共産主義運動和世界革命發展的重要時刻召開的。我們大會的代表,有老一輩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也有大量的新鮮血液。産業工人黨員代表、貧下中農黨員代表和女代表數量之多,是我們黨歷次代表大會所從來沒有過的。人民解放軍的黨員代表中,有老紅軍戰士,也有新戰士。紅衛兵中的黨員代表是頭一次參加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這樣多的代表,從五湖四海來到北京,來到偉大領袖毛主席的身邊,共同商量和決定黨和國家的大事,這就標誌著我們的代表大會,是一個朝氣蓬勃的大會,是一個團結的大會,是一個勝利的大會。

  毛主席教導我們:“國家的統一,人民的團結,國內各民族的團結,這是我們的事業必定要勝利的基本保證。”經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在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下,我們的祖國空前統一,我國人民形成了極其廣泛的革命大團結。這個大團結,是無產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爲基礎的,包括各個兄弟民族,包括長期以來爲祖國的革命和建設事業作了好事的愛國民主人士,包括廣大海外愛國僑胞和港澳愛國同胞,包括在美蔣反動派壓榨下的臺灣愛國同胞,包括一切擁護社會主義、熱愛社會主義祖國的人們。我們相信,在這次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以後,我們全國各族人民,在偉大領袖毛主席的領導下,必將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在反對我們共同敵人的鬥爭中,在建設強大的社會主義祖國的事業中,爭取更大的勝利。

  毛主席在一九六二年說過:“從現在起,五十年內外到一百年內外,是世界上社會制度徹底變化的偉大時代,是一個翻天覆地的時代,是過去任何一個歷史時代都不能比擬的。處在這樣一個時代,我們必須準備進行同過去時代的鬥爭形式有著許多不同特點的偉大的鬥爭。”毛主席這個高瞻遠矚的雄偉展望,照耀著今後我們前進的道路,激勵著一切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爲實

現共産主義的偉大理想而英勇奮鬥。

  全黨團結起來,全國人民團結起來,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偉大勝利萬歲!

  無產階級專政萬歲!

  黨的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萬歲!

  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中國共產黨萬歲!

  偉大的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萬歲!

  我們偉大的領袖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


關閉本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