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加快復辟資本主義的《條例》
-批判鄧小平授意炮製的《關於加快工業發展的若干問題》


呂達

  去年夏秋,黨內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資派鄧小平背著偉大領袖毛主席、背著黨中央,授意炮製了一個修正主義的工業管理條例,名曰《關於加快工業發展的若干問題》(以下簡稱《條例》)。鄧小平搞這個《條例》是幹什麼的?是真的要加快工業的發展嗎?否!《條例》就是要否定文化大革命以來的大好形勢,在工交戰線大搞翻案復辟。聯系最近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反革命政治事件,問題的實質就暴露得更加清楚:鄧小平的目的根本不是要加快工業的發展,而是要加快復辟資本主義。
  鄧小平要全面復辟資本主義,就必然把各行各業、各項工作統統納入他那個“三項指示為綱”的軌道。《條例》的“前言”和“工作總綱”聲稱:為了“實現四個現代化”,就必須把“三項指示為綱”作為今後25年“全黨、全軍、全國各項工作的總綱,要加快工業的發展,必須牢牢抓住這個總綱”。這樣就從根本上否定了以階級鬥爭為綱,從而改變黨的基本路線,把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引向歧途。
  黨內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資派鄧小平,原來就是劉少奇資產階級司令部的二號頭目。文化大革命前,他就夥同劉少奇推行修正主義辦企業路線,和毛主席的革命路線相對抗。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廣大幹部和工人群眾理所當然地批判了這條修正主義辦企業路線和各種條條框框。他重新工作不久,又授意炮製了《條例》。這個《條例》,鼓吹階級鬥爭熄滅論和唯生產力論,販賣資產階級經濟思想,宣揚專家治廠,技術掛帥,制度萬能,物質刺激,條條專政,洋奴哲學,等等,完全繼承了劉少奇修正主義辦企業
路線的衣缽,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就充分說明了鄧小平搞這個《條例》是為了在工交戰線頑固地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義路線,大搞翻案復辟,對工人群眾實行資產階級專政。


《條例》極力鼓吹階級鬥爭熄滅論和唯生產力論 
反對在上層建築和經濟基礎兩個方面進行社會主義革命
妄圖改變黨的基本路線,復辟資本主義

  黨內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資派鄧小平一貫反對毛主席關於階級鬥爭是綱的教導,說什麼“階級鬥爭哪能天天講”。《條例》按照鄧小平的旨意,不講階級鬥爭這個綱,否認工交戰線的主要矛盾是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矛盾,否認鞏固無產階級專政是企業的根本任務,把發展國民經濟擺在綱的位置上,把社會主義企業說成僅僅是“生產的企業”。《條例》竭力攻擊無產階級在上層建築領域開展的革命,“鬧得企業不得安寧”,“破壞生產”;攻擊用革命統帥生產的廣大幹部和工人群眾是“只唱高調,不幹實事”;藉口“整頓”勞動組織,反對社會主義新生事物,硬要把企業中的“體育隊、文藝宣傳隊、民兵、寫作班子等等”“一律撤銷”。《條例》不准人們批判反動的唯生產力論,用“只注意生產”“是很不對的”,“不注意生產”“也是很不對的”這種折中主義手法,反對無產階級政治掛帥,否定無產階級政治對經濟的統帥作用。
  毛主席明確指出:“在社會主義社會中,基本的矛盾仍然是生產關係和生產力之間的矛盾,上層建築和經濟基礎之間的矛盾。”“社會主義生產關係已經建立起來。它是和生產力的發展相適應的;但是,它又還很不完善,這些不完善的方面和生產力的發展又是相矛盾的。除了生產關係和生產力發展的這種又相適應又相矛盾的情況以外,還有上層建築和經濟基礎的又相適應又相矛盾的情況。”這種基本矛盾,集中表現為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矛盾和鬥爭,社會主義道路和資本主義道路的矛盾和鬥爭。毛主席對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產關係和生產力、上層建築和經濟基礎之間的辯證關係的精闢分析,為我國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指明了方向,為“抓革命,促生產”的方針奠定了理
論基礎。無產階級從來重視生產力的發展,但是,也從來認為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政治同經濟相比不能不占首位。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是在不斷改革生產關係和上層建築的過程中實現的。必須堅持無產階級政治掛帥,抓好革命,才能為生產力的發展開闢廣闊的道路。
  我國生產資料所有制方面的社會主義改造雖然基本完成,但是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資產階級法權在所有制方面還沒有完全取消,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方面還嚴重存在,在分配方面還占統治地位。在上層建築的各個領域,有些方面仍然被資產階級把持著,資產階級還占著優勢,舊思想、舊習慣勢力還很頑強。我們必須堅持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改革不適應經濟基礎的那一部分上層建築,改革阻礙生產力發展的那一部分生產關係,調動廣大人民群眾的社會主義積極性,把社會主義建設事業推向前進。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運動中,群眾性的學習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運動蓬勃發展,工人理論隊伍茁壯成長,工人民兵積極參加保衛祖國的鬥爭和社會階級鬥爭,廣大工人群眾學唱革命樣板戲,幹部參加勞動蔚然成風,群眾性的體育活動廣泛開展,等等。這一大批社會主義新生事物,批判和限制了資產階級法權,改善了人與人之間的相互關係,振奮了革命精神,使工廠企業成為鞏固無產階級專政的陣地,生產蒸蒸日上。
  毛主席在批判鄧小平的時候,尖銳地指出:“他這個人是不抓階級鬥爭的,歷來不提這個綱。還是‘白貓、黑貓’啊,不管是帝國主義還是馬克思主義。”鄧小平打著“發展生產”、“實現四個現代化”的幌子,想要熄滅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階級鬥爭,讓人埋頭抓生產、搞建設,不關心國家大事,以便黨內外資產階級乘虛而入,復辟資本主義。毛主席說:“文化大革命是幹什麼的?是階級鬥爭嘛。劉少奇說階級鬥爭熄滅論,他自己就不是熄滅,他要保護他那一堆叛徒、死黨。林彪要打倒無產階級,搞政變。熄滅了嗎?”最近,天安門廣場發生的反革命政治事件,充分地暴露了鄧小平“實現四個現代化”是假,顛覆無產階級專政是真的險惡用心。

《條例》否認文化大革命以來工交戰線出現的大好形勢
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帳
要走資派重新篡奪和把持企業領導權 改變社會主義企業的性質

  黨內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資派鄧小平重新工作後,把工交戰線的大好形勢描繪成漆黑一團,迫不及待地要在包括工交戰線在內的各條戰線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義路線,全面復辟資本主義。他首先把眼睛緊緊盯在領導權上。在他授意炮製的《條例》中,貫穿了一條修正主義的組織路線。《條例》反對黨的一元化領導,反對革命的三結合的領導班子,說什麼“危害甚大”的是那些“沒有得到改造的小知識份子和‘勇敢分子’當權”。他拿出當年搞獨立王國的資產階級老爺派頭,揮舞“整頓”的大棒,要把堅持毛主席革命路線的老、中、青幹部,特別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湧現的革命新生力量統統打下去。同時,要把那些所謂“黨性強”,“最有經驗”的人,統統提到重要領導崗位上加以重用。什麼“沒有得到改造的小知識份子”,什麼“勇敢分子”,這堜珓的正是那些同他們推行的修正主義路線對著幹的無產階級革命派。什麼“黨性強”、“最有經驗”的人,無非是指那些對文化大革命一是不滿意,二是要算帳的不肯改悔的走資派。這一褒一貶,鄧小平搞翻案復辟的立場何等分明!
  毛主席在党的九屆一中全會上說過:“看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不搞是不行的,我們這個基礎不穩固。據我觀察,不講全體,也不講絕大多數,恐怕是相當大的一個多數的工廠媕Y,領導權不在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不在工人群眾手堙C過去領導工廠的,不是沒有好人。有好人,黨委書記、副書記、委員,都有好人,支部書記有好人。但是,他是跟著過去劉少奇那種路線走,無非是搞什麼物質刺激,利潤掛帥,不提倡無產階級政治,搞什麼獎金,等等。”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前,一批工廠企業為什麼程度不同地改變了性質?一些部門為什麼生產長期徘徊不前?主要原因就是這些單位的領導執行了修正主義路線,甚至有的領導權被一小撮走資派所把持。走資派掌權就是資產階級掌權。他們一朝權在手,就拚命推行修正主義路線,強化和擴大資產階級法權,妄圖改變社會主義企業的性質。經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廣大工人群眾批判了劉少奇、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義路線,奪回了被他們篡奪了的那一部分權力,一大批經過鍛煉的工人參加了老、中、青三結合的領導班子。在党的一元化領導下,這些來自生產第一線的新幹部與堅持毛主席革命路線的老幹部團結一致,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階級,自覺地批判和限制資產階級法權,極大地調動了廣大工人群眾的社會主義積極性,使社會主義企業的各項工作出現了朝AE?蓬勃的新局面。然而,黨內不肯改悔的走資派並沒有死心,他們對自己篡奪的那一部分權力的喪失是不甘心的。他們念念不忘翻案復辟。“走資派還在走。”
  一個“加快工業發展”的《條例》,隻字不提反對走資派,不提工交戰線的主要危險仍然是修正主義,決不是偶然的疏忽。這正說明鄧小平做賊心虛。他是資產階級的政治代表,是一切反抗社會主義革命和敵視、破壞社會主義建設的社會勢力和社會集團同無產階級進行較量的掛帥人物,他授意炮製的《條例》怎麼會提到走資派的問題呢?!


《條例》從反動的唯心史觀出發 把勞動人民當作“群氓”
否定工人階級當家做主的地位 對工人群眾實行資產階級專政

  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上,毛主席就明確指出:“必須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階級”。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毛主席反復教導我們:“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必須堅持群眾路線,放手發動群眾,大搞群眾運動。”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又進一步指出:“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黨內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資派鄧小平,對抗毛主席的一貫教導,說什麼“依靠工農兵是相對的”。《條例》一味強調“整頓企業管理”,宣揚“制度萬能”,左一個“嚴加控制”、“一律不准”,右一個“嚴加執行”、“決不允許”,妄圖把文化大革命中被批判了的資產階級的管、卡、壓那一套,重新拿來束縛工人群眾的手腳。社會主義企業不是不要規章制度,問題是要什麼樣的規章制度。規章制度是有階級性的。無產階級的企業管理制度,應是工人群眾在實踐鬥爭中的經驗總結。我們所要的規章制度,必須有利於鞏固工人階級的領導地位,有利於調動工人群眾的社會主義積極性,有利於發展社會主義經濟,有利於把鞏固無產階級專政的任務落實到基層。而鄧小平搞規章制度的目的,是為了管群眾,壓群眾,束縛群眾的手腳。誰若觸犯了他們的“王法”,就要受到種種“處罰”。其實質,是對工人群眾實行殘酷的資產階
級專政。《條例》還把物質刺激作為實行這種專政的一個重要手段,用金錢、物質腐蝕工人群眾的靈魂,扼殺工人群眾的革命精神,破壞工人階級的團結,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變成資本主義的雇傭關係、金錢關係。鄧小平還反對毛主席提出的發揮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打著“整頓”的旗號,重搞條條專政。《條例》否定文化大革命以來企業下放後的大好形勢,以“對下放企業不能撒手不管”為名,片面強調集中統一,千方百計扼殺地方積極性,企圖把下放企業“管死”,把國民經濟計劃“統死”,把地方積極性“卡死”。
  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廣大幹部和工人群眾認真貫徹執行“鞍鋼憲法”,創造了許多新鮮經驗。工人階級日益顯示出革命領導階級的巨大作用。大批工人宣傳隊佔領上層建築各個領域,打破資產階級知識份子的一統天下,對資產階級實行全面專政;廣大工人群眾批判和限制資產階級法權,和領導幹部共同管路線,抓大事,直接參加企業管理,使企業沿著毛主席革命路線不斷前進。鄧小平深知工人群眾主人翁的地位越加強,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義路線就越困難。因此,他對工人群眾的偉大創舉咬牙切齒,痛恨之極!在他看來,這那媮棳漹o上工人的樣子,簡直是“無政府狀態”,是“胡作非為”,“不務正業”。列寧說過:“在資產階級世界觀的概念中,政治好象是脫離經濟的。資產階級說:農民們,你們想活下去,就要工作;工人們,你們想在市場上得到一切必需品,生活下去,就要工作,經濟方面的政治有你們的主人管。其實不然,政治應該是人民的事,應該是無產階級的事。”(《在全俄省、縣國民教育廳政治教育委員會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列寧選集》第4卷第370頁)鄧小平正是列寧所批判的那種不讓工人關心政治的資產階級老爺!
  鄧小平在工人群眾面前趾高氣揚,擺出一副大官老爺的架式,而在資產階級面前卻低三下四,露出一副十足的奴才相。在他授意炮製的《條例》中,一方面,竭力宣揚要依靠少數資產階級“專家”、“權威”,主張專家治廠、技術掛帥;說什麼要實現“四個現代化”,必須依靠所謂“精通技術,精通業務的人材”。他還說什麼就是白專也“應愛護、讚揚”。請看,鄧小平對資產階級“專家”、“權威”何等關懷備至,而對工人群眾卻大搞資產階級專政。他的資產階級立場和世界觀是多麼鮮明啊!另一方面,鄧小平分開主張把發展生產、發展科學技術的希望寄託在外國資產階級身上。《條例》說什麼我國要實現“四個現代化”,要靠多引進“外國的先進技術”,要靠外國供應“現代化的成套設備”,誣衊自力更生是“夜郎自大,閉關自守”。鄧小平把他販賣的洋奴哲學、賣國主義的貨色,標榜為是一個最可靠的“大政策”。如果按照他這一套搞下去,中國豈不就變成帝國主義、社會帝國主義國家傾銷商品的市場、原料基地,變成國際資本的附庸了嗎?經濟上喪失獨立,政治上決不可能自主。我國人民在歷史上遭受的這種創痛是很深的。從清朝洋務派頭子李鴻章、曾國藩,到人民公敵蔣介石,他們打著“自強”、“建設”的幌子,把祖國的大好河山,國家主權,經濟命脈拱手送給帝國主義。歷史是一面鏡子。鄧小平繼承劉少奇、林彪的衣缽,拚命反對毛主席制定的“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偉大方針,反對走自己工業發展的道路,他究竟要把中國引向何處,
不就一清二楚了嗎?
  “翻案不得人心”。黨內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資派鄧小平授意炮製這樣一個《條例》,在工交戰線上大搞翻案復辟,必然激起廣大幹部和工人群眾的強烈反對。《條例》是一份極好的反面教材。我們要充分利用這個反面教材,以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為銳利武器,深入批判鄧小平及其推行的反革命的修正主義路線,從政治上、思想上把它批深批透,奪取反擊右傾翻案風的新勝利,抓革命,促生產,把工業學大慶的群眾運動一浪高一浪地推向前進!

《人民日報》1976年5月31日
   


關閉本視窗